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【狗茨】为君提刀(有车正剧向,虐心虐身)


设定:大天狗是天皇之子,茨木童子为某些目的,一路斩妖保护他去平安京。两人从互不认同的疏离,到相互暗起心意,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后,却又因为京都的权势风云,身世迷离,改变了原本的一切………


血海堕落,方可自由。


为君提刀,莫羡旁人。


———题记


【第一章】


山中灯火幽微,梅林深处,似有人窃然而语。


天边雪月,如沾有梅瓣之白。流萤断续,一明一灭。


提着风灯的侍从,引着他穿过轮辋寺,步过二荒山神社。而他面前,是一座巨大的铜宫,传说中荒寂了多年,此时被雪覆盖,灯笼却在雪色里融出一点艳色。


“这里是东照神宫。”侍从平淡的声音响起,向着旁边的身影,“那位大人,就在里面。”


他抬起了眼,独自进入。这里一切都如此荒芜,所谓的神宫,也不过如此吗?嘴角的一丝冷笑,却在看到主祭神时封冻住。虽然年已久远,却仍然透着威严。


看来,还是不可大意啊。


只是那件东西,为了他的挚友,势在必得!


…………


听见有脚步声靠近,铜灯下武士左卫门竦然而起,护卫在他的主人身边。


那主人端坐在榉木案前,姿态极其风雅,面前是一个酒盏,与一只小壶。他素来不饮酒,只是今天,有一个特别的人,将要来到他的身边。


武士紧紧按着刀,看向门口走进的身影。赤红的大角,如珊瑚血树一般,蜿蜒至脸上妖纹,而灯火下映出的一双金色眼眸,亮光摄人。


“竟然是妖物!”武士正要拔出刀来,却听他家的主人淡淡出声,“住手,左卫门。这位,是为我请来的。”


左卫门不由一怔,疑惑的抬头看向那只白发金眸的妖怪。世间鬼物,原本应是令人骇然的,然而他的脸容极为俊秀,完全谈不上凶恶,除去瞳色,与人无二。


“足下的名字?”座上的主人悠悠开口,玉色酒盏在他手心辗转,有温润的光泽,一闪而逝。


“吾名茨木童子。”茨木微微抿着唇,眼角弯成冷然的弧度,紧紧盯着他,“你,又是什么人?”


武士闻言勃然大怒,“喂!你这家伙,竟敢如此和我家主人说话!”


茨木童子真正在意的,是面前这个人,居然戴着一个狰狞的面具!从衣饰与出入神宫来看,此人必然是贵族。那面具上是高鼻深目的天狗,扣在他的脸上,完全遮盖了容貌,却隐隐透着不祥的邪意。


“退下吧。”面具下的声音很年轻,如月下的流泉,挥去武士的怒火,散淡天然,“名字么?你可以唤我‘大天狗’。”


“大天狗?”茨木童子看着那个妖怪面具,显然产生了警惕之心,他见过太多不可信任的人类,却是头一次见到人会以妖怪为名。“呵,我茨木童子,为应征而来,但绝不会与虚名的人同行!”


“这自然不是我的真正名字。”大天狗的眼神像山涧底的深泉一般,深不见底。而神宫中铜灯散发飘摇的光,照在他身上,有一种不真实之感,“如果,你能护送我顺利到达鬼怒川之彼岸,我自然会告知。”


“如果发生了不幸……”他的语气意味深长的深邃,“那即使你知道名字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
大天狗只是静静的坐在案前,却有一种玉渊横卧的气场,但茨木童子心里明白,这个神秘的年轻贵族,却正为无法渡过鬼怒川而苦恼。


鬼怒川的水深黑翻滚,没有任何浮舟可过,修建桥梁也会迅速腐朽,只能越山而行。而大日向山和释迦岳分隔两岸,却鬼怪众多,有不少武士与阴阳师,一入山中,则渺然无踪,据说都被妖鬼吞噬干净。


真是脆弱的人类啊。


茨木童子这样想着,大天狗仿佛看出了他的不屑,只是轻轻斟了一杯,那是茨城的月之井酒,酒色轻透,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。


只是大天狗指间一松,一块圆润的小石子,跌落盏中。馥郁的酒香层层而来,仿佛蕴藏着四季的醇厚,令人为之一醒。那是清酒中的上品,香气四溢,仿佛这一盏不是酒,而是源源不断的酒之泉。


茨木童子的唇角动了,那块小石子……正是他想要为挚友寻觅的宝物!


被称作“雪之白神”的酒石,无论放在什么样的酒里,都能酝酿出神往的滋味,这是好酒之人梦寐以求的,这一小块里,便凝结着一口酒泉数百年的精华。


“茨木童子,我并不介意你是人,或是鬼。”大天狗的声音仍然是疏淡如水的,“成为我的武士,到护送我渡过鬼怒川为止。而这块白神酒石,将归你作为酬劳。”


“成为………你的武士?”茨木童子眼神中透出一抹傲色,他的金眸骤然亮起,右袖震动,一股厉风破开眼前的榉木桌案,酒盏碎裂溅落,鬼爪狠狠的抓向大天狗的面门!


面具掉下,已经被劈成两半,而大天狗仍然静坐不动。


即使茨木的爪子离他的鼻尖只有半寸,他也没有丝毫的惧意。面具下的容貌十分的年轻,却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,玉骨清凛,气态高华。


然而茨木童子却看清了他的眼睛。


那是如同置身于星夜的眼,似有似无的笑中却有着幽然的寒意!


大天狗却没有半分被冒犯的恼怒,仍然带着那种微笑,手心向上,托着那块白神酒石。


只是茨木童子看的一头白发都发毛,果然人类比妖鬼还不可测!但是看到酒石,他暗暗咬了咬牙,无论如何,他会完成这次的应征,而且敢带着人类渡过这鬼怒川的,除了他,绝不会有其他的人!





剧透:茨木成为了大天狗的武士,却不再想和这个可怕的人类有任务外的交集。大天狗却对这个妖怪产生了奇怪的兴趣,也发现了他心里藏着的秘密……






评论可以助更!!!感谢小天使们~~第一次写狗茨有点忐忑哈哈
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四)本章虐酒吞


受生贪爱,爱生执取,执取生有,有致生,生致死。

皆随善恶之行,如水随器。

———题记


(四)

冬雪压垂的枝头下,茨木童子已经穿上了新的衣服。盔甲上落了一点雪花,灿烂的凝成冰,衬得他的鬼爪都泛着金色。

这件新衣是在成衣铺订制的,姑获鸟拿着伞剑从阴阳师的铺下翻出了晴明偷偷藏的成衣券,然后叫来那些心灵手巧的式神,帮茨木童子连夜赶好了款式。

而他不知道的是,伤好之后,晴明和式神们商量怎么安置他,曾提议将他送到他所说的挚友身边,然而酒吞童子从未将住的地方告诉过茨木,又擅长隐藏气息,所以无法前往。

小白也补了一刀,“茨木童子大人的‘挚友’那么讨厌他,看到他失忆会更烦的吧?搞不好会丢掉的!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还是留在阴阳寮更为妥当。”阴阳师晴明下定了决心,于是茨木童子也得以有了自己居住的小院,以及这一棵美丽的樱花树,可以经常看雪。

茨木童子看着雪花,心绪无端很平静,只想到了一件事:雪如此洁白,是否是因为它也忘却了从前的事?

这时前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,然后是各种嘈杂的细碎声音,似乎还有一个陌生而低沉的男声夹杂其中,听不清楚。

是谁来了?

……………

那大闹阴阳寮的,正是酒吞童子。他掮着葫芦,浑身上下是浓郁的妖气,以及…杀气。

“本大爷再说最后一次。”酒吞童子的葫芦无情的张大了獠牙,而他的声音凛冽的像寒冬埋藏的酒,“……叫茨木童子出来。”

“哎呀,都说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呢。”椒图掩遮着口无辜的看着他,后面的萤草着急的直抖,要知道姑获鸟和山兔座敷她们早被晴明带出去,这时正和火麒麟打斗,谁知道鬼王却突然找上门来,这可怎么办?

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一片羽毛落下,大天狗羽翼扇动,优雅落地,而他手中的扇子轻轻握紧,诧异般询问,“……到访他人宅院,擅自闯入可不是应有之道啊。”

“你也要拦着我吗……不自量力。”酒吞童子的冷笑在嘴边一掠,拿起酒葫芦狂饮一口,突然掉转了方向,葫芦口直直冲向大天狗!

强烈的妖力灌注其中,一股极大的力量崩裂开院里的枯山,碎石遍地,大天狗闪过身,翩然扇动翅膀,将式神们护在身后。

见识到了酒吞童子的能为,大天狗神色自若,心里却凛然一惊,“这个家伙,强的可怕。”

看来只能与他一拼了。

眼见酒吞童子一步步走近,脚下的碎石碾成尘土,鬼王的妖气震来,胆小点的式神已经瑟瑟发抖,大天狗心一横,召唤出了狂风,“羽刃暴风!”

万千羽毛如同利刃,裹挟着风声袭向酒吞,酒吞童子狂啸一声,鬼葫芦口器大张,将那些利羽吞吃入腹,化为妖酒之力,他原本火红的长发如鬼手舞动,张牙触起,妖气暴涨!

千钧一发之际,却有一个身影疾速掠来,“敢伤害我的友人?!”茨木童子大喝一声,他的金色鬼爪中陡然生起一团黑焰,“……那就做好觉悟吧!”

那黑火就像焚身而来,把酒吞的眼神一时焚尽,“是你?”

火焰在他的脚边爆裂开,灼的鬼葫芦龇声嚎叫,但酒吞童子恍若未闻。一身金衣灿然的茨木看酒吞就像看见了敌人一般,他竟然挡在了大天狗身前!

对茨木童子来说,这完全陌生的妖气,激不起他丝毫涟漪,他只是挺直了身,逼视着对手。

“………”大天狗一向冷清的脸上,也出现了错愕的神情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这两个大妖之间,似乎是比想象中更麻烦的关系,而他正处在风暴的边缘。

“哼!”茨木童子看到对方没有继续出手,嘴角扬起,看来是被他的强大给镇住了吗?就这样也敢闯进阴阳寮!

“这家伙……”酒吞看向那双金色眸子的深处,那里没有了每次见他时的雀跃和惊喜,没有真挚的笑意,更没有发自内心的仰慕,只有一种看着陌生对手的提防和敌视。

而如今茨木童子保护的“友人”,已经不再是他口口声声的挚友!

“……急急如律令!”接到鸦天狗“飞狗传书”的晴明,带着姑获鸟赶了回来,正好看见满地碎石羽毛,茨木童子和鬼王酒吞对峙的一幕。

“竟然把孩子们伤成这样!看我天翔鹤斩!”姑获鸟不由分说,立即提着伞剑刺向这个不速之客,激烈的剑气从他背后扬起,酒吞一踉跄,却没有再看茨木,而是对着晴明和式神们怒吼,“你们对他做了什么?!”

“请勿误会,”晴明竭力想说明事态,然而面对怒气隐隐的鬼王,他发现自己的口才似乎根本派不上用场,“并非吾对茨木童子所为,事出偶然……”

“这种推托的话,真亏你也能说得出口啊。”酒吞童子气势仍然迫人,轻蔑的看着安倍晴明,“果然……你不是一个寻常人类,竟然将败德之事,做到这种程度!”

晴明一想到之前封印鬼女之事,只得长叹一声,这次茨木童子又出事,对鬼王打击想来可见,不由心下歉疚,将阴界之门之事和盘托出。

“……说来也是因吾而起,”晴明正色直言,“如你所见,茨木童子失去了记忆。但是他失忆缘由,尚待查明,我正托鬼使兄弟查看阴界,定能想出办法让他恢复。”

“哈?”酒吞童子像是听到了好笑的话,锐利的眼神仿佛把他盯穿,“那作为阴阳师的你,自己的失忆还没好,怎么敢说能治好这家伙啊?”

“喂,你别太过分!”源博雅忍无可忍,终于搭箭上弓,卫护在晴明身边,“明明分不清事实的人是你吧!”

“不管如何,茨木童子,本大爷要带走。”酒吞童子把葫芦扛起,话音掷地有声,然而式神们都紧紧靠在茨木身边,不肯挪动一步。

“如果……你不愿意和他离去,”大天狗低声说,“你决不必勉强自己。”地上羽毛还有很多,或许够做第二个枕头了。但为了阴阳寮的安宁,掉上一些也不算什么。

“如果他敢上前,我会让他好好体会这刚健之力!”茨木举了举自己的鬼爪,新做的衣服实在很适合他,凛凛生光。

而这样散发着自信的茨木童子,已经很久没有在酒吞面前出现过了。

晴明低低叹了一声,酒吞童子的狂气愈盛,恐怕在连番刺激下,他蓄积已久的愤怒,将到达顶点!

没有人知道完全发怒的鬼王是什么模样。

因为他们已经不在人世。

沉闷的饮酒声响起,而酒葫芦里吐出的,将是令那些式神粉碎的妖力!

晴明闭上了眼睛。

“禅心!”如月照般清朗的声音响起,青坊主手中的禅杖重重顿地,灵咒一念,“无明愚痴生行,行生识,识生名色,名色生六入。”“六入生触,触生受,受生贪爱,爱生执取,执取生有,有致生,生致死……”

缠绕在世人心间的贪、嗔、痴往往因此消散无踪,而鬼王酒吞也发现,他的狂气消弭殆尽,鬼葫芦张合几下,终于合拢。

“施主节哀,这里可没有你要找的茨木童子。”青坊主轻轻合十,庄重的开口。他平时极少动手,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,能洗涤鬼王狂气。

“没有吗?”酒吞童子不怒反笑,一头红发如火焰般夺目,指着茫然不知的茨木,“那这家伙是谁?”

茨木童子,即使化成灰,他也闻得出他身上的妖气。面前这个白发妖怪身上,是他熟悉的妖气,绝不会有错!

“命终身死,心识迁徙。接受新身后,五蕴的覆盖,见闻习惯各所不同,生死更迭,不得永住。”青坊主无悲无喜的话语在所有人耳边,“皆随善恶之行,如水随器。失去过往,此后便为新生。”

“新生吗……”鬼王想到茨木童子去了阴界之事,突然心里一震。一个死去活来的魂魄,只会记得生后之事,而此前种种,皆已如死!

所以……已经再也想不起来了吗……

“茨木童子,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。”

这句话如雷一般炸响在酒吞童子耳侧。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离开阴阳寮的,只是深深浅浅的走了很远。

眼前一片模糊,仿佛清晰的只有茨木童子的疏离。

那样的眼神,直直扎入肺腑。

“可恶……”酒吞童子的手紧紧抓着酒葫芦,这是他最后能依靠的了。只有自己的力量,才值得信任吗?!

晴明、青坊主,还有姑获鸟以及大天狗……那些式神们的影子在酒吞眼前回闪过,他们一定对茨木别有所图!

不行,他绝对不能,把茨木童子留给这些家伙!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酒吞不放弃找寻茨木,于是再次闯入他住的地方。把茨木童子从床上拖起来,正要得手之际,却出现了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……

欢迎评论,看到可以助更~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虐慎入)

本章开启虐酒吞……

他的一生都是恶战的梦,痛楚的梦,求而不得的梦。


皆是梦魇。

只有这一次,他终于可以安然而眠。


———题记


(三)寂寥雪

千辛万苦再次来到冥界后,阴阳师晴明做梦也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。

当鬼使黑、鬼使白带着式神们赶到时,却看到汤盆牙牙向他们跑来!而上面的孟婆一见到人,急的声音都抖抖的,看到山兔后更是“哇”的一声快哭了,“快救我,救救我呀!”

茶棚已经被炸毁,三途川的水浪汹涌翻动,一股强大的妖气扑面而来。

远处蹦跳着的身影“呵呵呵”的大笑,手中一个黑焰猛然在孟婆身边爆开,“和我一战吧!”茨木童子身影快如鬼魅,转眼一爪就要向牙牙抓下去!

“……这真是了不得的麻烦呢。”神乐扶额,召唤出唐伞,而晴明挡在众人面前,他大喝着茨木的名字,而白发大妖却只是歪头看着他,手中黑焰熄灭,“嗯……你认得我?我是何人?”

“什么嘛?!”神乐怔住了,“呐,晴明,他好像……也失忆了?”

“只能先带他回寮里,再找寻恢复之法。”阴阳师晴明紧握扇子,低低叹了一声,“此事因我而起,自当承担。”

“晴明你不用自责,”鬼使黑在一旁帮腔,“如果你再不把茨木童子带回,阎魔大人说不定会把他永远留在这里。”

茨木童子并不明白发生何事,只是看着阴阳师苦恼的模样,嘴角挑起了弧度。他醒来后头脑中就一片空白,但比任何时候都要自在,浑身充满了力量………




就这样,晴明的阴阳寮里又多了一个失忆的茨木童子。

式神们从惊讶到完全习惯只用了很短的时间。反正阴阳寮里并不介意多一个吃饭的家伙,只是苦了晴明,原本就不太宽裕,这下积攒的达摩们全部被掏了老底。

萤草细心的把茨木手上的伤治好了,他的鬼爪摊在面前时,也没有丝毫害怕,还用布帛打了个好看的结。而姑获鸟更加心疼失忆的茨木,像照顾初生孩童一样,教他适应这里的生活,用翅膀护卫他让不怀好意的小妖难以接近。

而神乐也开始带着茨木和八岐大蛇战斗,这让本来就流淌着嗜战之血的他兴奋不已,她把所有的疾风都加在茨木童子身上,让他能尽情的享受力量。

椒图还把大天狗翅膀上的羽毛,做成一个软和舒服的枕头给了茨木,毫不吝惜的用涓流分担走痛苦。雪女也默契的让出鬼火,自己团好雪球。

当然,茨木童子一拳下去,把妖怪们团灭的震慑,也让式神们安稳了很多,再也不用苦战的满身伤痕,阴阳寮外也清静不少。

在这里的日子很惬意,茨木童子的心并没有觉得缺少了什么。

他的一生都是恶战的梦,痛楚的梦,求而不得的梦。

皆是梦魇。


只有这一次,他终于可以有安心的睡颜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大江山的夜很静,鬼王也即将进入醉梦里。

漫天的星辰在酒吞的头顶,仿佛垂垂而落,那些妖族的干戈纷争离他很遥远。有很轻的脚步声,踩在雪地上。酒吞童子立刻半睁开眼睛,他沉着声音低斥道,“喂,你怎么又来烦本大爷了?!”

然而那只是一个探头探脑的狐狸,嗅着酒香而来,见他醒来,吓的一溜烟跑了。

酒吞心里烦闷,又抓着葫芦饮一大口,喝完酒,他却觉得山荒芜的很。他想到茨木临走时眼里的寥落,轻声告别,“挚友,我很快就回来,到时再陪你喝酒。”

那时他只是不耐烦的摆摆手,示意他快走。但是现在酒吞童子才发觉,已经过了那么久,茨木究竟去了哪里?

他没有其他的朋友,他也没有去过离自己太远的地方。那么……会不会是出事了?

“这个家伙!”酒吞想到一种可能,霍然站起,茨木童子喜欢与人战斗,而如果因此被人所伤的话……

他毫不犹豫的背起酒葫芦,沿着茨木淡而又淡的妖气而去。无论他走到哪里,酒吞都有自信能找到。“……就这一次,本大爷没多余时间找你。”

身后雪落无声。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酒吞来阴阳寮里找到茨木,与式神们大打出手。

酒吞想让他恢复曾经的模样,而他却已见之如陌路。酒吞只能………

欢迎评论,看到可以助更~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二)虐慎入


眼前是一片摇曳的火焰,花气如血,茨木童子从沉沉的黑暗中醒来。他站起身,原本并肩作战的式神们消失无踪,只有一条幽冷长路,四周弥漫着不见底的雾气。

那些火照是摇曳的血色之花,腥风穿过,无声无息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茨木童子回想起阴界之门那一战,只记得地狱鬼手明明将所有怪物杀灭,但是自己也随即失去了意识。

“挚友还在等我回去饮酒啊。”茨木童子这样想着,“……要快一点,离开这里。”举着手中的黑焰,照亮眼前盛开着彼岸花的路。

他看不见那些飘荡的孤魂野鬼,它们径直穿过他身边,而路的尽头,则是三途川。

那是阴沉暗涌的血黄色河流,而鲜红的三生石上刻着“早登彼岸”。三途川正是生界与死界的分界之处,如果灵魂无法渡过,将会沉沦在冰冷的河水里,挣扎无望,永世不得轮回。

茨木童子一心惦念着回去见酒吞童子,丝毫没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魂魄,也不知道来到了冥界。他想涉水而过,却是走向了一往无回之路。

“这里竟然……没有路了!”茨木童子站住脚步,路已经到头,从面前的崖角望下,三途川突然变得汹涌无比,仿佛充满着鬼怒神嚎,水浪拍打嘶叫,令人心颤。

“诶?这位大人留步,前面不可以继续走了哦。”说话的声音清脆,那是一个紫色和服的少女,她轻轻的拨着弦,发髻挽成可爱的模样,“停下来吧。”

“呵,你想阻拦我吗?”茨木童子发觉她坐在一个巨大的汤盆上,而汤盆裂开的嘴里伸出牙齿,这少女显然也不是人类!

茨木毫无犹豫的凝成一团黑焰,鬼爪伸开,扔向那只汤盆,突然它猛然跳开,“诶诶诶,你别对牙牙这样好吗?会吓到她的。”

“又不会伤害你的。”虽然汤盆又大又重,但孟婆躲开的动作很轻灵,“我在这里开了一家茶棚,要进来休息下吗?我会告诉你渡过这条河的方法哦。”

“嗯?”茨木童子的鬼爪缓缓收起,他也听过有些妖怪为了谋生,自己过起了像人类一样的生活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当然啦,过路的有很多妖怪和小鬼,我都帮助了它们呢。”孟婆殷勤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进来吧,三途川现在很不平静,站在那里也很危险。”

茨木童子盯着她,略微思索,他不会害怕这样的小妖怪,她不敢对他怎么样,现在……过河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孟婆的茶棚在望乡台上,这里是冥界脱胎换骨的地方,可以最后望一眼自己的故乡,和想等待的人。

但是茨木童子并没有回首,而孟婆搅拌着她那热腾腾的茶汤,汤色金黄透亮,这是用三途川的水熬制成的,一旦喝下,任何爱恨都会忘的干干净净。

无论是想念的人也好,痛恨的人也好,都会形同陌路。那些不想忘却的投生妖鬼,最终都会喝下孟婆汤。

“喂,你为什么会来这里?”茨木童子想到自己没由来的出现在此处,仍然有种虚幻之感。

“我也不记得啦。”孟婆小心的将药草撒进汤里,她打心眼里同情这个力量强大的妖怪。茨木童子和传说中并不一样,他有一对金色眼瞳,眼角微微上扬,那是和她的茶汤一样澄澈的颜色。

可是阎魔大人的命令,她也不敢违背,“很多东西,不记得比较开心。是吧?”

“……不记得?”茨木挑了挑眉,突然闻见了香气——那是彼岸花和药汤的作用,他开始慢慢的陷入眩晕之中。

“不,我记得。”

“最恨的事,是这只手腕被切下的恨意。”

“最难过的事,是挚友说我不能填满他的孤独。难道我就不能陪伴他吗?”

“那,最开心的事呢?”孟婆看着他缓缓端起药汤,送到嘴边,终于忍不住开口。“还是来喝点好喝的吧。”茶汤并不苦涩,那是名为忘却的味道。就让他最后一次回想起美好的记忆吧。

“那些事啊……”茨木童子的眼尾弯了起来,眼神透出亮色与向往,“当然是陪伴挚友。”

“和他在林中喝酒对饮,月色很好。”

他的记忆从未如此清晰过,酒吞童子仿佛就站在他的面前,背着酒葫芦,甚至还有酒香扑面而来。

“和他痛快的打了一架。我……败在他的手上。”

茨木童子回想着那酣畅淋漓的一战。

哪有人输了会开心的?孟婆瞪大了眼睛,但是她分明看着茨木童子嘴角有了淡淡的笑意。

“他对我说,喂,你也要来一杯吗。”

“我去过很多地方,为了找他啊。”

“我从未见过挚友这样强大又头脑冷静的人。我想要追随他……”

“第一次在大江山上相遇………”茨木童子已经陷入了回忆中,那是下着雪的时候。酒吞童子的头发像是雪在燃烧。

那时他的心也烧了起来。

烙印在灵魂里的印记。

“挚友他才是我唯一的朋友。”茨木童子喃喃自语,最后一句已经轻不可闻。

他的记忆越来越淡。倒退过那些时光,从最后一次见面,到最初的相遇。

统统忘记。

一点不剩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判官啊,事情已经办妥当了吗?”阎魔撑着手臂,舒适的卧在云上,俯视着万年冰山脸的判官。她的属下恭敬的回应,“嗯。茨木童子已经将孟婆汤喝下了。”

“哦,还真是想看到酒吞那个家伙的反应呢。”阎魔微微一笑,摆了摆手,“……你去监视阴阳师晴明他们,千万不要走漏消息。”

判官离开的身影消失,阎魔眼神顿时锐利如冰,“看来有趣的事,就要开始了呢……”
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
众式神合力将他救回寮里,发现他失去在人间的记忆,直到酒吞打上门来要人,他却已见之如陌路。
酒吞童子想让他恢复曾经的模样,而寮里的式神群起而护住茨木,先虐后……?
欢迎评论,看到可以助更~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一)有虐慎入


下饮黄泉,不复当初。

酒吞这才明白,原来他不断饮酒,从来不是为忘却,而是为永远记得。

「无人与吾把酒分,无人问吾酒可温」。

茨木童子啊,这一杯酒饮尽,你我终成陌路。


(一)

大江山的雪下了很久。

遍野白如浅玉,酒吞童子倚在树下,倒酒入喉,冷眼看着雪色。醉意已来,却未能忘形。

为什么那个聒噪的家伙,一直没有再回来……

或许,最后一片雪落地之时,茨木童子会出现在他眼前,一如既往搅扰他的酣醉。

酒吞终于沉沉睡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“言灵,守!”

晴明一声断喝,式神们紧张的严阵以待,这是最后关头,攻打阴界之门,比它们平时封印妖怪要难得多,只能集合所有力量,因为怪物是源源不断而来,稍有不慎,就会被拖入无底深渊。

座敷童子拍拍小袖子,以命燃火。其他式神屏气凝息,它们都在等着茨木童子出手。而随着那只巨大的地狱鬼手从怪物的身下猛然抓起,溅落撕裂般,溢力间暴伤无数!

茨木召唤出自己被砍的鬼手,这一招曾经令很多式神闻风丧胆,因此晴明特意将他唤来,他为了还找酒吞的人情,也就前来助一臂之力。

“就是现在!”

姑获鸟腰间的伞剑出鞘,大天狗羽翼轻扇,迅速的扫灭残血。

“诸位,辛苦了。”晴明用袖角擦过,他一路上不知贴了多少灭和生的符咒,手也酸痛无比。“嗯,很好,大家身上都没受伤………”

“啊,希望没有拖大家后腿呢。”萤草甜甜的笑了,突然扬起了脸,疑惑的回头,“茨木童子呢?”

“他刚刚还站在这里。”姑获鸟敏锐的扫视周围,但是没有一丝一毫茨木的影子。

“等等……他刚刚击杀的怪物里?”阴阳师晴明这才想起来,“有一个是独眼小僧?!”

“原来如此。独眼小僧会反弹所受伤害,而茨木的迁怒和攻击太过强大,连他自己也难以承受………”大天狗沉稳的声音传来,面前的式神们顿时不安起来,纷纷看向晴明。

“幸好这次是将大家的本体放在结界,只是以灵体作战。”晴明握紧了扇子,“诸位,先回去吧,如今只能找到鬼使黑和鬼使白,才能把茨木童子从冥界召回。”

“呐……茨木童子不会有事吧?”心地善良的萤草虽然第一次见这个大妖怪,但已经把他当作并肩作战的伙伴。

“当然不会。”晴明宽慰它们,其实自己心里也不是十分有把握,“我尽力一试。”

只是没有人想到,再次见到茨木童子,会是那样的景象。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

众式神合力将他救回寮里,发现他失去在人间的记忆,直到酒吞打上门来要人,他却已见之如陌路。


酒吞童子想让他恢复曾经的模样,而寮里的式神群起而护住茨木,先虐后……?


欢迎评论哦,喜欢可以助更,一定加油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(二)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

新年祝愿酒茨大吉吧!内有大JB和脑洞慎入,昨天首发,今天已完结


【一】


“啊啦,新年快乐!”萤草提着灯笼鬼四处打转,还摸了摸它的头,红艳艳的火苗在灯笼舌头上跃动着。惠比寿老爷爷插着鲤鱼旗,一边念叨“年年有余”,檐角下的提灯小僧正踩在涂壁的头上,辛苦的挂好花灯。


而山兔早就穿上了新衣服,带着火色的魔蛙跳来跳去,座敷童子在厨间帮忙烧水,羹汤的香气从孟婆旁边的牙牙身上冒出来,一片喜悦的气氛萦绕在寮间。


只是在落尽枝叶的冬树下,独自坐着一只白发的大妖。

那是茨木童子,他的犄角从树后面探出头来,像雪地里突兀的长出了一支珊瑚。


并没有妖注意到这边,它们正忙着准备过年,热闹无比,不需要打御魂的日子毕竟是不多见的,哪怕能赖在被窝里也是很舒服的事。


其实,茨木童子早早的便醒了。他清楚的记得今日是新年第一天,所以换上了一套准备好的崭新铠甲。他素来注重仪表,现在也依然想以最好的面目出现在挚友面前。


但是今天阴阳寮里完全没有酒吞童子的身影。


他从树后伸出手,抓住了一只闻着饭菜香雀跃跑着,拼命摇动尾巴的白色小狗,“你……看见吾的挚友了吗?”


“唉?”小白被突然扯住尾巴,“……酒吞童子大人吗?他独自去打新年期间的副本啦!”


“是吗?”茨木童子喃喃自语一般,金色的眼瞳仿佛没有丝毫波动,他记得城外有一座红叶塔,据说能打到鬼女的新衣。


萤草帮妖刀姬治疗时对那些枫叶娃娃吐槽了无数遍,但是没人敢在酒吞面前抱怨,因为这个寮里酒吞是最早升六星的扛把子,和姑姑一起把小鬼们拉扯大。


而茨木童子,刚追随着挚友气息来到这里不到半个月,和寮里的众妖完全不熟悉,就连星级也只有酒吞的一半,而晴明也说过,他在结界里吃够经验之前,是不能进入御魂塔这样危险的地方的。


连一同上阵杀敌的机会也没有……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啊。


茨木童子很想去帮酒吞,但寮里的白达摩蛋已经很不够了,剩下的红达摩也填饱不了,就连狗粮也没有几只满级的。晴明忙着设置结界,保护过年期间不出乱子,和源博雅在平安京里四处补阴界缝隙,自然没有时间肝狗粮。


“吾友,想和你并肩作战啊。”


茨木童子站起身,脚上铜铃泠泠作响。他看见那些忙碌而欢喜的式神们,听见洋溢着欢乐的笑声,身影寥落,冬风卷起他空荡荡的一只袖子。


身后有谁在靠近,他倏然回过头,却是笑眯眯降落的姑获鸟。


“喂,一起过来吧,”她的金鸾鹤羽分外盛丽,比起那个尖锐的鸟嘴造型好太多,笑起来也温和,“你想等的人,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呢。”


【二】


硝烟弥漫,却是一蓬炸开的礼花,瞬间灰尘粉金裹挟而来。


浴血奋战的式神们面前是一只巨大的年兽,爪牙灿烂凶猛,一挠下来便是爆竹四溢。


而远处的楼阁上,烟烟罗和食发鬼正悠闲的俯视平安京人来人往。黑白童子相依相靠,享受难得的节庆时光。似乎也没人注意到,这边还有作乱的妖怪。


“啊……本大爷真是烦死了!”酒吞童子狂饮一口酒,瞬间补满自己的元气,操起鬼葫芦不停“呸、呸”,眼看着年兽被打的更加狂躁,爪子一掀,旁边的天邪鬼青瞬间只剩一丝血条。


“再忍忍,它的力气想必也没有剩下多少。

”旁边的一目连知道酒吞打的辛苦,赶紧往他身上贴了个符保护,靠着他的风神之佑,那几只白达摩和天邪才安然无恙,然而他攻击力实在有限,只能靠面前的鬼王了……


酒吞童子胸间恶气难平,为什么他辛辛苦苦才挤上的年兽车,却是捎带着天邪家族和达摩?!这些打年兽带狗粮的阴阳师,全部都应该滚回寮里!


当准备的灯笼挂稳,他看见旁边的天邪鬼青时,酒吞的脸色青了青,再看后面的白达摩,立刻又变得跟天邪鬼绿一样绿,阴阳师是脑子泡水了吗?


酒吞郁闷的再大饮了一口神酒,现在连个能奶一口的也没有,只能自己挤奶,勉强有个一目连在边上帮衬,而后面的傻达摩撞在年兽身上,不痛不痒,慢的教人烦闷不堪!


“这些符,本大爷不需要,”酒吞一把扯下来,“你,来打我两下。”


“什么?!”一目连惊呆了,他以为酒吞醉的不清,早说了开车不能喝酒,何况对面还有年兽,“让我动手吗?”


“废话!”酒吞想起某个听见打架便欣喜若狂的家伙,脸色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,指了指自己胸膛,“照着这里来!”


一目连这才明白他是想快速叠狂气,只得卷起一阵风拍了几下,“可以了吗?”


“嘁!”酒吞童子摇了摇鬼葫芦,不再说话,只是狂啸一声,顿时鬼气向对面的年兽飞速而去,如果是茨木童子,他的爪子一定会有更令他满意的力道。


年兽轰然一声,不支持倒下,旁边的达摩和天邪家族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,酒吞童子原地不动,掂了掂手心里的碎片,皱起了眉头,“才这么点?!”


一共四个奉为达摩碎片,两个大吉达摩碎片,他一把攥紧在手中,“该死的年兽,口袋里的老底越来越空。”


“没办法,这些阴阳师为了达摩,四处追打年兽,家里的式神都等着口粮呢。”一目连连忙安慰脸色难看的鬼王,“幸好这次有四个招福达摩,并不算空手而归……”


酒吞转头大踏步离开,他背着鬼葫芦,去找下一只年兽。


毕竟打年兽的式神太多,他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。


必须在天黑之前,尽力带更多达摩回去……


【三】


酒吞筋疲力尽的回到寮里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看见茨木在逼着源博雅唱和歌!


“喂,你到底在做甚么?!”酒吞怒吼一声,隔着几步,也能闻得见茨木身上的酒气,这才一天不见,这个家伙就这么让人不省心?


………


时间回到两个时辰之前。


新年筵席上冒着温暖的香气,腾腾的往两边贴,丰盛的菜肴虽然并不十足精致,但是碟盏充盈,摆满了用心的花色小点。


而叽叽喳喳的式神们在茨木童子走进来的一刹那,鸦雀无声。


毕竟他们都记得被地狱鬼爪一抓,全家升天的恐惧……


“茨木,来这边坐。”姑获鸟打破了诡异的沉默,而热心于团结大家的椒图也一起暖场,“是呢,以后都是伙伴,请多关照哦。”


茨木童子撩起衣角坐下,姿势很随意,式神们发现这个大妖怪居然没有一点架子,大家以往惧怕他那只鬼手和高大压人的气势,现在隔着同一张桌子,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吓人的地方,于是屋子里立刻又恢复了活泼的气息。


晴明咳了一声,祝祷新年,“今日需遂愿,无须羡他人。”他斟满一小杯酒,遥祝所有式神们,“诸位,可以开动了。”


山兔立刻蹦起来,拿着脆脆的天妇罗啃起来,而觉也用狼牙棒搅动豚骨面,萤草贴心的帮大家分配好芥末等蘸料,茨木童子也被姑获鸟夹了两个饭团。


真是难得一见。


自从不做人类以来,茨木童子久远的记忆也开始模糊,从未有过家人的感觉,所谓陪伴,也只是在遇上酒吞童子后,才明白其中滋味。


“怎么样,那边的妖怪,要来一点酒吗?”源博雅似乎看透了他在想什么,然而茨木对这种人类喝的酒不屑一顾,“哼,我只会和挚友对饮,对你们这些东西,我没兴趣。”


“还是这么嚣张啊,”源博雅挑衅的晃了晃酒壶,“喂,我说茨木童子,你的那个朋友,可是很会喝酒的,你不会是怕酒量太少,丢人现眼吧?”


“哼,自不量力!”茨木童子金眸里透出锐利的光,“要比酒量吗……你输定了!”


“好!谁要是输了,就得唱和歌来听听!”源博雅斟满了一大杯,满晃晃的递过来,琥珀色的酒液盛在玉色酒杯里,是樱花妖她们酿制的,“你敢一口喝下去吗?”


茨木童子一把抓过,潇洒的一饮而尽,翻过酒杯,示意一滴不剩,他抛过去,“喂,该你了!”


源博雅不甘示弱,自己也大口喝下,“接着来!”


晴明看着博雅放飞自我的表现,无奈的扶了扶额,这边又躲不开美丽的女性式神们,她们给他挟的菜已经堆满了碟子。说来这些菜蔬,是山童它们自己种的呢……


思绪纷乱了一阵,式神们已经兴高采烈的吃好,而茨木童子誓要捍卫挚友的名声和自己的酒量,只能和源博雅拼到底,面前空了的酒壶倒在地上,而对方一边喝着,一边透露了一丝赞许,“想不到你还挺有两下啊!”


“如果是我的挚友在,他能喝的比我更快!”茨木童子喝的是兴致高昂,夸起酒吞童子来也是滔滔不绝,“而且,他的神酒好喝之极,是这些酒远远不及的!”


源博雅听见他如此夸赞酒吞童子,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,喝着这里的酒,还想着别人葫芦里装着的!”


“说来我的挚友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茨木童子挠了挠白色长发,“喂,那边的阴阳师,你究竟让他去哪里了?


“那是酒吞童子自己的事,”源博雅立刻护着晴明,“说不定也是到哪里去喝酒,这个你也要怪其他人吗!”


这两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已经快喝光了筵席上所有的酒,连樱花妖私藏的都被他们找了出来,非要分一个高下不可。


茨木童子喝的眼前迷蒙,握着酒杯怔怔想着自己的心事,“挚友……”连有式神悄悄走到他身后都没有察觉,他已经趴到自己的手臂上暂时休息,而跳跳妹妹试着靠近他,摸了摸那头毛茸茸的白发,“哇唔!好舒服的手感!”


“再来一战!”茨木童子猛的抬起头,冲着对手大喊一声,把跳妹吓的躲的远远,又开始了一轮拼酒……


所以当酒吞回来时,看见的就是茨木抓着源博雅,“你已经输了,按照之前的约定,唱和歌吧!”而他自己也脚步踉跄,险些要扑倒在地,酒吞一个箭步上去捞起他来,眉头紧紧皱起,“你醉了?”


“没有啊……挚友,你终于回来了?”茨木扶着酒吞结实的手臂,眼神迷乱,“啊,我一直在等你,你感受到了吗?“


他太过激动,丝毫没有注意手里的酒杯,结果打翻在了酒吞的身上,打湿了一大片,迷糊之下赶紧去用鬼爪擦拭,却碰上了某个不可名状的部位。


“………”酒吞童子深深的无语,索性一把将茨木扛在肩上就要离开,而晴明叫住了他,神色严肃,“打年兽还顺利吗?”


“哼。”酒吞童子的火气又被点了起来,年兽掉落下来的碎片实在太少,奋战拼杀了几百只年兽,只凑出了五个白达摩和几十个红达摩,大吉达摩还差最后一个碎片……


而他辛苦一天,正是为了给肩上这个家伙,打多一点升级的狗粮而已。


“其实……”阴阳师笑的狡黠,从袖子里摸出纸笺,“我这里收到了寮办的贺年信,和一份贺礼。”


“贺礼?”酒吞童子看着平时小气至极的晴明拉出一个红色木箱,盖子被掀开,里面全是大吉达摩,足有二十个。


“你和茨木都是难得的强大式神,这些大吉达摩就给你们当新年礼物吧。”晴明搓了搓手,“你挑几个,剩下的给茨木,他新来,让着他一点,反正你快满级了……”


他手中的大吉达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吸进了酒葫芦里,头也不回的鬼王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,让茨木醒醒酒,顺便喂他吃点东西。


“挚友……放我下来。”茨木在他背上呼息出热气,白发垂下,扫在酒吞耳边,“我今天……酒量没有丢你的脸面,但是,我真想再和你一起饮酒,痛痛快快打一架啊。”


“闭嘴。”


酒吞扛着他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,砰的一声踢的门关上。


“起来,把这些大吉吃完吧。”酒吞抓起一只大吉达摩,放进他的手里,“快一点。”如果别的式神知道这些达摩的存在,恐怕会垂涎万分。


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茨木微微睁大了眼睛,他的眸光闪闪发亮,“啊,我一定会变得更强大,挚友!”


“别废话,”酒吞童子不耐烦,将那些瑟瑟发抖的达摩一个个打晕,“难道还要我喂你吃吗?”


“这……如果吾友一定要这样支配我,也不需要介意。”茨木童子闭上眼,可他的话听得酒吞童子心里一阵抓狂,这家伙难道完全不懂得,这种话的羞耻度吗?!


想到真的要拿着达摩往他嘴里塞,酒吞童子也心烦意乱,茨木还趴在身边,突然身上有个地方躁动不安,而被酒打翻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已经凉了。


房间里一时只能听见沉默和均匀的呼吸声。


“挚友,我没有吃过大吉达摩。”半醉的茨木撑起身来,表情认真的告诉他,“真是有先见之明,不愧能站在妖族顶点……”


酒吞扯下自己的裤子,淡淡的酒香飘起,他的声音突然一沉,带着说不出的幽深,“喂,你如果真的不懂,我可以让你学会自己吃。”


茨木还没有反应过来,头便被一把按在酒吞身下,似乎有挺起的热物,触碰到他柔软的嘴唇。浅浅啜吸了一口,却有酒气,他喃喃不清的问,“唔……呃,这个有酒的味道……”


“尽情的吃大吉吧。”酒吞抚摸着茨木的犄角,在他耳边说道。


End.


开车待续.

打阴界之门,茨木挡在酒吞身前……看着三只小茨木努力保护着后面的大酒吞,心里顿时一疼。于是想着写点什么……或许应该多产酒茨粮,官方这一招太虐了。

至于酒吞左右两只,真的一上来就果断灭掉了。酒茨甚至不舍得打……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(同人文)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

新年祝愿酒茨大吉吧!内有大JB和脑洞慎入


【一】


“啊啦,新年快乐!”萤草提着灯笼鬼四处打转,还摸了摸它的头,红艳艳的火苗在灯笼舌头上跃动着。惠比寿老爷爷插着鲤鱼旗,一边念叨“年年有余”,檐角下的提灯小僧正踩在涂壁的头上,辛苦的挂好花灯。


而山兔早就穿上了新衣服,带着火色的魔蛙跳来跳去,座敷童子在厨间帮忙烧水,羹汤的香气从孟婆旁边的牙牙身上冒出来,一片喜悦的气氛萦绕在寮间。


只是在落尽枝叶的冬树下,独自坐着一只白发的大妖。


那是茨木童子,他的犄角从树后面探出头来,像雪地里突兀的长出了一支珊瑚。


并没有妖注意到这边,它们正忙着准备过年,热闹无比,不需要打御魂的日子毕竟是不多见的,哪怕能赖在被窝里也是很舒服的事。


其实,茨木童子早早的便醒了。他清楚的记得今日是新年第一天,所以换上了一套准备好的崭新铠甲。他素来注重仪表,现在也依然想以最好的面目出现在挚友面前。


但是今天阴阳寮里完全没有酒吞童子的身影。


他从树后伸出手,抓住了一只闻着饭菜香雀跃跑着,拼命摇动尾巴的白色小狗,“你……看见吾的挚友了吗?”


“唉?”小白被突然扯住尾巴,“……酒吞童子大人吗?他独自去打新年期间的副本啦!”


“是吗?”茨木童子喃喃自语一般,金色的眼瞳仿佛没有丝毫波动,他记得城外有一座红叶塔,据说能打到鬼女的新衣。


萤草帮妖刀姬治疗时对那些枫叶娃娃吐槽了无数遍,但是没人敢在酒吞面前抱怨,因为这个寮里酒吞是最早升六星的扛把子,和姑姑一起把小鬼们拉扯大。


而茨木童子,刚追随着挚友气息来到这里不到半个月,和寮里的众妖完全不熟悉,就连星级也只有酒吞的一半,而晴明也说过,他在结界里吃够经验之前,是不能进入御魂塔这样危险的地方的。


连一同上阵杀敌的机会也没有……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啊。


茨木童子很想去帮酒吞,但寮里的白达摩蛋已经很不够了,剩下的红达摩也填饱不了,就连狗粮也没有几只满级的。晴明忙着设置结界,保护过年期间不出乱子,和源博雅在平安京里四处补阴界缝隙,自然没有时间肝狗粮。


“吾友,想和你并肩作战啊。”


茨木童子站起身,脚上铜铃泠泠作响。他看见那些忙碌而欢喜的式神们,听见洋溢着欢乐的笑声,身影寥落,冬风卷起他空荡荡的一只袖子。


身后有谁在靠近,他倏然回过头,却是笑眯眯降落的姑获鸟。


“喂,一起过来吧,”她的金鸾鹤羽分外盛丽,比起那个尖锐的鸟嘴造型顺眼太多,对茨木童子笑起来也很温和,“你想等的人,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呢。”


【二】


硝烟弥漫,却是一蓬炸开的礼花,瞬间灰尘粉金裹挟而来。


浴血奋战的式神们面前是一只巨大的年兽,爪牙灿烂凶猛,一挠下来便是爆竹四溢。


而远处的楼阁上,烟烟罗和食发鬼正悠闲的俯视平安京人来人往。黑白童子相依相靠,享受难得的节庆时光。似乎也没人注意到,这边还有作乱的妖怪。


“啊……本大爷真是烦死了!”酒吞童子狂饮一口酒,瞬间补满自己的元气,操起鬼葫芦不停“呸、呸”,眼看着年兽被打的更加狂躁,爪子一掀,旁边的天邪鬼青瞬间只剩一丝血条。


“再忍忍,它的力气想必也没有剩下多少。

”旁边的一目连知道酒吞打的辛苦,赶紧往他身上贴了个符保护,靠着他的风神之佑,那几只白达摩和天邪才安然无恙,然而他攻击力实在有限,只能靠面前的鬼王了……


酒吞童子胸间恶气难平,为什么他辛辛苦苦才挤上的年兽车,却是捎带着天邪家族和达摩?!这些打年兽带狗粮的阴阳师,全部都应该滚回寮里!


当准备的灯笼挂稳,他看见旁边的天邪鬼青时,酒吞的脸色青了青,再看后面的白达摩,立刻又变得跟天邪鬼绿一样绿,阴阳师是脑子泡水了吗?


酒吞郁闷的再大饮了一口神酒,现在连个能奶一口的也没有,只能自己挤奶,勉强有个一目连在边上帮衬,而后面的傻达摩撞在年兽身上,不痛不痒,慢的教人烦闷不堪!


“这些符,本大爷不需要,”酒吞一把扯下来,“你,来打我两下。”


“什么?!”一目连惊呆了,他以为酒吞醉的不清,早说了开车不能喝酒,何况对面还有年兽,“让我动手吗?”


“废话!”酒吞想起某个听见打架便欣喜若狂的家伙,脸色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,指了指自己胸膛,“照着这里来!”


一目连这才明白他是想快速叠狂气,只得卷起一阵风拍了几下,“可以了吗?”


“嘁!”酒吞童子摇了摇鬼葫芦,不再说话,只是狂啸一声,顿时鬼气向对面的年兽飞速而去,如果是茨木童子,他的爪子一定会有更令他满意的力道。


年兽轰然一声,不支持倒下,旁边的达摩和天邪家族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,酒吞童子原地不动,掂了掂手心里的碎片,皱起了眉头,“才这么点?!”


一共四个奉为达摩碎片,两个大吉达摩碎片,他一把攥紧在手中,“该死的年兽,口袋里的老底越来越空。”


“没办法,这些阴阳师为了达摩,四处追打年兽,家里的式神都等着口粮呢。”一目连连忙安慰脸色难看的鬼王,“幸好这次有四个招福达摩,并不算空手而归……”


酒吞转头大踏步离开,他背着鬼葫芦,去找下一只年兽。


毕竟打年兽的式神太多,他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。


必须在天黑之前,尽力带更多达摩回去……


【三】


酒吞筋疲力尽的回到寮里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看见茨木在逼着源博雅唱和歌!


“喂,你到底在做甚么?!”酒吞怒吼一声,隔着几步,也能闻得见茨木身上的酒气,这才一天不见,这个家伙就这么让人不省心?


………


时间回到两个时辰之前。


新年筵席上冒着温暖的香气,腾腾的往两边贴,丰盛的菜肴虽然并不十足精致,但是碟盏充盈,摆满了用心的花色小点。


而叽叽喳喳的式神们在茨木童子走进来的一刹那,鸦雀无声。


毕竟他们都记得被地狱鬼爪一抓,全家升天的恐惧……


“茨木,来这边坐。”姑获鸟打破了诡异的沉默,而热心于团结大家的椒图也一起暖场,“是呢,以后都是伙伴,请多关照哦。”


茨木童子撩起衣角坐下,姿势很随意,式神们发现这个大妖怪居然没有一点架子,大家以往惧怕他那只鬼手和高大压人的气势,现在隔着同一张桌子,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吓人的地方,于是屋子里立刻又恢复了活泼的气息。


晴明咳了一声,祝祷新年,“今日需遂愿,无须羡他人。”他斟满一小杯酒,遥祝所有式神们,“诸位,可以开动了。”


山兔立刻蹦起来,拿着脆脆的天妇罗啃起来,而觉也用狼牙棒搅动豚骨面,萤草贴心的帮大家分配好芥末等蘸料,茨木童子也被姑获鸟夹了两个饭团。


真是难得一见。


自从不做人类以来,茨木童子久远的记忆也开始模糊,从未有过家人的感觉,所谓陪伴,也只是在遇上酒吞童子后,才明白其中滋味。


“怎么样,那边的妖怪,要来一点酒吗?”源博雅似乎看透了他在想什么,然而茨木对这种人类喝的酒不屑一顾,“哼,我只会和挚友对饮,对你们这些东西,我没兴趣。”


“还是这么嚣张啊,”源博雅挑衅的晃了晃酒壶,“喂,我说茨木童子,你的那个朋友,可是很会喝酒的,你不会是怕酒量太少,丢人现眼吧?”


“哼,自不量力!”茨木童子金眸里透出锐利的光,“要比酒量吗……你输定了!”


“好!谁要是输了,就得唱和歌来听听!”源博雅斟满了一大杯,满晃晃的递过来,琥珀色的酒液盛在玉色酒杯里,是樱花妖她们酿制的,“你敢一口喝下去吗?”


茨木童子一把抓过,潇洒的一饮而尽,翻过酒杯,示意一滴不剩,他抛过去,“喂,该你了!”


源博雅不甘示弱,自己也大口喝下,“接着来!”


晴明看着博雅放飞自我的表现,无奈的扶了扶额,这边又躲不开美丽的女性式神们,她们给他挟的菜已经堆满了碟子。说来这些菜蔬,是山童它们自己种的呢……


思绪纷乱了一阵,式神们已经兴高采烈的吃好,而茨木童子誓要捍卫挚友的名声和自己的酒量,只能和源博雅拼到底,面前空了的酒壶倒在地上,而对方一边喝着,一边透露了一丝赞许,“想不到你还挺有两下啊!”


“如果是我的挚友在,他能喝的比我更快!”茨木童子喝的是兴致高昂,夸起酒吞童子来也是滔滔不绝,“而且,他的神酒好喝之极,是这些酒远远不及的!”


源博雅听见他如此夸赞酒吞童子,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,喝着这里的酒,还想着别人葫芦里装着的!”


“说来我的挚友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茨木童子挠了挠白色长发,“喂,那边的阴阳师,你究竟让他去哪里了?


“那是酒吞童子自己的事,”源博雅立刻护着晴明,“说不定也是到哪里去喝酒,这个你也要怪其他人吗!”


这两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已经快喝光了筵席上所有的酒,连樱花妖私藏的都被他们找了出来,非要分一个高下不可。


茨木童子喝的眼前迷蒙,握着酒杯怔怔想着自己的心事,“挚友……”连有式神悄悄走到他身后都没有察觉,他已经趴到自己的手臂上暂时休息,而跳跳妹妹试着靠近他,摸了摸那头毛茸茸的白发,“哇唔!好舒服的手感!”


“再来一战!”茨木童子猛的抬起头,冲着对手大喊一声,把跳妹吓的躲的远远,又开始了一轮拼酒……


所以当酒吞回来时,看见的就是茨木抓着源博雅,“你已经输了,按照之前的约定,唱和歌吧!”而他自己也脚步踉跄,险些要扑倒在地,酒吞一个箭步上去捞起他来,眉头紧紧皱起,“你醉了?”


“没有啊……挚友,你终于回来了?”茨木扶着酒吞结实的手臂,眼神迷乱,“啊,我一直在等你,你感受到了吗?“


他太过激动,丝毫没有注意手里的酒杯,结果打翻在了酒吞的身上,打湿了一大片,迷糊之下赶紧去用鬼爪擦拭,却碰上了某个不可名状的部位。


“………”酒吞童子深深的无语,索性一把将茨木扛在肩上就要离开,而晴明叫住了他,神色严肃,“打年兽还顺利吗?”


“哼。”酒吞童子的火气又被点了起来,年兽掉落下来的碎片实在太少,奋战拼杀了几百只年兽,只凑出了五个白达摩和几十个红达摩,大吉达摩还差最后一个碎片……


而他辛苦一天,正是为了给肩上这个家伙,打多一点升级的狗粮而已。


“其实……”阴阳师笑的狡黠,从袖子里摸出纸笺,“我这里收到了寮办的贺年信,和一份贺礼。”


“贺礼?”酒吞童子看着平时小气至极的晴明拉出一个红色木箱,盖子被掀开,里面全是大吉达摩,足有二十个。


“你和茨木都是难得的强大式神,这些大吉达摩就给你们当新年礼物吧。”晴明搓了搓手,“你挑几个,剩下的给茨木,他新来,让着他一点,反正你快满级了……”


他手中的大吉达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吸进了酒葫芦里,头也不回的鬼王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,让茨木醒醒酒,顺便喂他吃点东西。


“挚友……放我下来。”茨木在他背上呼息出热气,白发垂下,扫在酒吞耳边,“我今天……酒量没有丢你的脸面,但是,我真想再和你一起饮酒,痛痛快快打一架啊。”


“闭嘴。”


酒吞扛着他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,砰的一声踢的门关上。


“起来,把这些大吉吃完吧。”酒吞抓起一只大吉达摩,放进他的手里,“快一点。”如果别的式神知道这些达摩的存在,恐怕会垂涎万分。


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茨木微微睁大了眼睛,他的眸光闪闪发亮,“啊,我一定会变得更强大,挚友!”


“别废话,”酒吞童子不耐烦,将那些瑟瑟发抖的达摩一个个打晕,“难道还要我喂你吃吗?”


“这……如果吾友一定要这样支配我,也不需要介意。”茨木童子闭上眼,可他的话听得酒吞童子心里一阵抓狂,这家伙难道完全不懂得,这种话的羞耻度吗?!


想到真的要拿着达摩往他嘴里塞,酒吞童子也心烦意乱,茨木还趴在身边,突然身上有个地方躁动不安,而被酒打翻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已经凉了。


房间里一时只能听见沉默和均匀的呼吸声。


“挚友,我没有吃过大吉达摩。”半醉的茨木撑起身来,表情认真的告诉他,“真是有先见之明,不愧能站在妖族顶点……”


酒吞扯下自己的裤子,淡淡的酒香飘起,他的声音突然一沉,带着说不出的幽深,“喂,你如果真的不懂,我可以让你学会自己吃。”


茨木还没有反应过来,头便被一把按在酒吞身下,似乎有挺起的热物,触碰到他柔软的嘴唇。浅浅啜吸了一口,却有酒气,他喃喃不清的问,“唔……呃,这个有酒的味道……”


“尽情的吃大吉吧。”酒吞抚摸着茨木的犄角,在他耳边说道。


End.


开车待续.欢迎留言

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

新年祝愿酒茨大吉吧!内有大JB和脑洞慎入


【一】


“啊啦,新年快乐!”萤草提着灯笼鬼四处打转,还摸了摸它的头,红艳艳的火苗在灯笼舌头上跃动着。惠比寿老爷爷插着鲤鱼旗,一边念叨“年年有余”,檐角下的提灯小僧正踩在涂壁的头上,辛苦的挂好花灯。


而山兔早就穿上了新衣服,带着火色的魔蛙跳来跳去,座敷童子在厨间帮忙烧水,羹汤的香气从孟婆旁边的牙牙身上冒出来,一片喜悦的气氛萦绕在寮间。


只是在落尽枝叶的冬树下,独自坐着一只白发的大妖。


那是茨木童子,他的犄角从树后面探出头来,像雪地里突兀的长出了一支珊瑚。


并没有妖注意到这边,它们正忙着准备过年,热闹无比,不需要打御魂的日子毕竟是不多见的,哪怕能赖在被窝里也是很舒服的事。


其实,茨木童子早早的便醒了。他清楚的记得今日是新年第一天,所以换上了一套准备好的崭新铠甲。他素来注重仪表,现在也依然想以最好的面目出现在挚友面前。


但是今天阴阳寮里完全没有酒吞童子的身影。


他从树后伸出手,抓住了一只闻着饭菜香雀跃跑着,拼命摇动尾巴的白色小狗,“你……看见吾的挚友了吗?”


“唉?”小白被突然扯住尾巴,“……酒吞童子大人吗?他独自去打新年期间的副本啦!”


“是吗?”茨木童子喃喃自语一般,金色的眼瞳仿佛没有丝毫波动,他记得城外有一座红叶塔,据说能打到鬼女的新衣。


萤草帮妖刀姬治疗时对那些枫叶娃娃吐槽了无数遍,但是没人敢在酒吞面前抱怨,因为这个寮里酒吞是最早升六星的扛把子,和姑姑一起把小鬼们拉扯大。


而茨木童子,刚追随着挚友气息来到这里不到半个月,和寮里的众妖完全不熟悉,就连星级也只有酒吞的一半,而晴明也说过,他在结界里吃够经验之前,是不能进入御魂塔这样危险的地方的。


连一同上阵杀敌的机会也没有……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啊。


茨木童子很想去帮酒吞,但寮里的白达摩蛋已经很不够了,剩下的红达摩也填饱不了,就连狗粮也没有几只满级的。晴明忙着设置结界,保护过年期间不出乱子,和源博雅在平安京里四处补阴界缝隙,自然没有时间肝狗粮。


“吾友,想和你并肩作战啊。”


茨木童子站起身,脚上铜铃泠泠作响。他看见那些忙碌而欢喜的式神们,听见洋溢着欢乐的笑声,身影寥落,冬风卷起他空荡荡的一只袖子。


身后有谁在靠近,他倏然回过头,却是笑眯眯降落的姑获鸟。


“喂,一起过来吧,”她的金鸾鹤羽分外盛丽,比起那个尖锐的鸟嘴造型顺眼太多,对茨木童子笑起来也很温和,“你想等的人,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呢。”


【二】


硝烟弥漫,却是一蓬炸开的礼花,瞬间灰尘粉金裹挟而来。


浴血奋战的式神们面前是一只巨大的年兽,爪牙灿烂凶猛,一挠下来便是爆竹四溢。


而远处的楼阁上,烟烟罗和食发鬼正悠闲的俯视平安京人来人往。黑白童子相依相靠,享受难得的节庆时光。似乎也没人注意到,这边还有作乱的妖怪。


“啊……本大爷真是烦死了!”酒吞童子狂饮一口酒,瞬间补满自己的元气,操起鬼葫芦不停“呸、呸”,眼看着年兽被打的更加狂躁,爪子一掀,旁边的天邪鬼青瞬间只剩一丝血条。


“再忍忍,它的力气想必也没有剩下多少。

”旁边的一目连知道酒吞打的辛苦,赶紧往他身上贴了个符保护,靠着他的风神之佑,那几只白达摩和天邪才安然无恙,然而他攻击力实在有限,只能靠面前的鬼王了……


酒吞童子胸间恶气难平,为什么他辛辛苦苦才挤上的年兽车,却是捎带着天邪家族和达摩?!这些打年兽带狗粮的阴阳师,全部都应该滚回寮里!


当准备的灯笼挂稳,他看见旁边的天邪鬼青时,酒吞的脸色青了青,再看后面的白达摩,立刻又变得跟天邪鬼绿一样绿,阴阳师是脑子泡水了吗?


酒吞郁闷的再大饮了一口神酒,现在连个能奶一口的也没有,只能自己挤奶,勉强有个一目连在边上帮衬,而后面的傻达摩撞在年兽身上,不痛不痒,慢的教人烦闷不堪!


“这些符,本大爷不需要,”酒吞一把扯下来,“你,来打我两下。”


“什么?!”一目连惊呆了,他以为酒吞醉的不清,早说了开车不能喝酒,何况对面还有年兽,“让我动手吗?”


“废话!”酒吞想起某个听见打架便欣喜若狂的家伙,脸色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,指了指自己胸膛,“照着这里来!”


一目连这才明白他是想快速叠狂气,只得卷起一阵风拍了几下,“可以了吗?”


“嘁!”酒吞童子摇了摇鬼葫芦,不再说话,只是狂啸一声,顿时鬼气向对面的年兽飞速而去,如果是茨木童子,他的爪子一定会有更令他满意的力道。


年兽轰然一声,不支持倒下,旁边的达摩和天邪家族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,酒吞童子原地不动,掂了掂手心里的碎片,皱起了眉头,“才这么点?!”


一共四个奉为达摩碎片,两个大吉达摩碎片,他一把攥紧在手中,“该死的年兽,口袋里的老底越来越空。”


“没办法,这些阴阳师为了达摩,四处追打年兽,家里的式神都等着口粮呢。”一目连连忙安慰脸色难看的鬼王,“幸好这次有四个招福达摩,并不算空手而归……”


酒吞转头大踏步离开,他背着鬼葫芦,去找下一只年兽。


毕竟打年兽的式神太多,他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。


必须在天黑之前,尽力带更多达摩回去……


【三】


酒吞筋疲力尽的回到寮里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看见茨木在逼着源博雅唱和歌!


“喂,你到底在做甚么?!”酒吞怒吼一声,隔着几步,也能闻得见茨木身上的酒气,这才一天不见,这个家伙就这么让人不省心?


………


时间回到两个时辰之前。


新年筵席上冒着温暖的香气,腾腾的往两边贴,丰盛的菜肴虽然并不十足精致,但是碟盏充盈,摆满了用心的花色小点。


而叽叽喳喳的式神们在茨木童子走进来的一刹那,鸦雀无声。


毕竟他们都记得被地狱鬼爪一抓,全家升天的恐惧……


“茨木,来这边坐。”姑获鸟打破了诡异的沉默,而热心于团结大家的椒图也一起暖场,“是呢,以后都是伙伴,请多关照哦。”


茨木童子撩起衣角坐下,姿势很随意,式神们发现这个大妖怪居然没有一点架子,大家以往惧怕他那只鬼手和高大压人的气势,现在隔着同一张桌子,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吓人的地方,于是屋子里立刻又恢复了活泼的气息。


晴明咳了一声,祝祷新年,“今日需遂愿,无须羡他人。”他斟满一小杯酒,遥祝所有式神们,“诸位,可以开动了。”


山兔立刻蹦起来,拿着脆脆的天妇罗啃起来,而觉也用狼牙棒搅动豚骨面,萤草贴心的帮大家分配好芥末等蘸料,茨木童子也被姑获鸟夹了两个饭团。


真是难得一见。


自从不做人类以来,茨木童子久远的记忆也开始模糊,从未有过家人的感觉,所谓陪伴,也只是在遇上酒吞童子后,才明白其中滋味。


“怎么样,那边的妖怪,要来一点酒吗?”源博雅似乎看透了他在想什么,然而茨木对这种人类喝的酒不屑一顾,“哼,我只会和挚友对饮,对你们这些东西,我没兴趣。”


“还是这么嚣张啊,”源博雅挑衅的晃了晃酒壶,“喂,我说茨木童子,你的那个朋友,可是很会喝酒的,你不会是怕酒量太少,丢人现眼吧?”


“哼,自不量力!”茨木童子金眸里透出锐利的光,“要比酒量吗……你输定了!”


“好!谁要是输了,就得唱和歌来听听!”源博雅斟满了一大杯,满晃晃的递过来,琥珀色的酒液盛在玉色酒杯里,是樱花妖她们酿制的,“你敢一口喝下去吗?”


茨木童子一把抓过,潇洒的一饮而尽,翻过酒杯,示意一滴不剩,他抛过去,“喂,该你了!”


源博雅不甘示弱,自己也大口喝下,“接着来!”


晴明看着博雅放飞自我的表现,无奈的扶了扶额,这边又躲不开美丽的女性式神们,她们给他挟的菜已经堆满了碟子。说来这些菜蔬,是山童它们自己种的呢……


思绪纷乱了一阵,式神们已经兴高采烈的吃好,而茨木童子誓要捍卫挚友的名声和自己的酒量,只能和源博雅拼到底,面前空了的酒壶倒在地上,而对方一边喝着,一边透露了一丝赞许,“想不到你还挺有两下啊!”


“如果是我的挚友在,他能喝的比我更快!”茨木童子喝的是兴致高昂,夸起酒吞童子来也是滔滔不绝,“而且,他的神酒好喝之极,是这些酒远远不及的!”


源博雅听见他如此夸赞酒吞童子,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,喝着这里的酒,还想着别人葫芦里装着的!”


“说来我的挚友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茨木童子挠了挠白色长发,“喂,那边的阴阳师,你究竟让他去哪里了?


“那是酒吞童子自己的事,”源博雅立刻护着晴明,“说不定也是到哪里去喝酒,这个你也要怪其他人吗!”


这两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已经快喝光了筵席上所有的酒,连樱花妖私藏的都被他们找了出来,非要分一个高下不可。


茨木童子喝的眼前迷蒙,握着酒杯怔怔想着自己的心事,“挚友……”连有式神悄悄走到他身后都没有察觉,他已经趴到自己的手臂上暂时休息,而跳跳妹妹试着靠近他,摸了摸那头毛茸茸的白发,“哇唔!好舒服的手感!”


“再来一战!”茨木童子猛的抬起头,冲着对手大喊一声,把跳妹吓的躲的远远,又开始了一轮拼酒……


所以当酒吞回来时,看见的就是茨木抓着源博雅,“你已经输了,按照之前的约定,唱和歌吧!”而他自己也脚步踉跄,险些要扑倒在地,酒吞一个箭步上去捞起他来,眉头紧紧皱起,“你醉了?”


“没有啊……挚友,你终于回来了?”茨木扶着酒吞结实的手臂,眼神迷乱,“啊,我一直在等你,你感受到了吗?“


他太过激动,丝毫没有注意手里的酒杯,结果打翻在了酒吞的身上,打湿了一大片,迷糊之下赶紧去用鬼爪擦拭,却碰上了某个不可名状的部位。


“………”酒吞童子深深的无语,索性一把将茨木扛在肩上就要离开,而晴明叫住了他,神色严肃,“打年兽还顺利吗?”


“哼。”酒吞童子的火气又被点了起来,年兽掉落下来的碎片实在太少,奋战拼杀了几百只年兽,只凑出了五个白达摩和几十个红达摩,大吉达摩还差最后一个碎片……


而他辛苦一天,正是为了给肩上这个家伙,打多一点升级的狗粮而已。


“其实……”阴阳师笑的狡黠,从袖子里摸出纸笺,“我这里收到了寮办的贺年信,和一份贺礼。”


“贺礼?”酒吞童子看着平时小气至极的晴明拉出一个红色木箱,盖子被掀开,里面全是大吉达摩,足有二十个。


“你和茨木都是难得的强大式神,这些大吉达摩就给你们当新年礼物吧。”晴明搓了搓手,“你挑几个,剩下的给茨木,他新来,让着他一点,反正你快满级了……”


他手中的大吉达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吸进了酒葫芦里,头也不回的鬼王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,让茨木醒醒酒,顺便喂他吃点东西。


“挚友……放我下来。”茨木在他背上呼息出热气,白发垂下,扫在酒吞耳边,“我今天……酒量没有丢你的脸面,但是,我真想再和你一起饮酒,痛痛快快打一架啊。”


“闭嘴。”


酒吞扛着他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,砰的一声踢的门关上。


“起来,把这些大吉吃完吧。”酒吞抓起一只大吉达摩,放进他的手里,“快一点。”如果别的式神知道这些达摩的存在,恐怕会垂涎万分。


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茨木微微睁大了眼睛,他的眸光闪闪发亮,“啊,我一定会变得更强大,挚友!”


“别废话,”酒吞童子不耐烦,将那些瑟瑟发抖的达摩一个个打晕,“难道还要我喂你吃吗?”


“这……如果吾友一定要这样支配我,也不需要介意。”茨木童子闭上眼,可他的话听得酒吞童子心里一阵抓狂,这家伙难道完全不懂得,这种话的羞耻度吗?!


想到真的要拿着达摩往他嘴里塞,酒吞童子也心烦意乱,茨木还趴在身边,突然身上有个地方躁动不安,而被酒打翻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已经凉了。


房间里一时只能听见沉默和均匀的呼吸声。


“挚友,我没有吃过大吉达摩。”半醉的茨木撑起身来,表情认真的告诉他,“真是有先见之明,不愧能站在妖族顶点……”


酒吞扯下自己的裤子,淡淡的酒香飘起,他的声音突然一沉,带着说不出的幽深,“喂,你如果真的不懂,我可以让你学会自己吃。”


茨木还没有反应过来,头便被一把按在酒吞身下,似乎有挺起的热物,触碰到他柔软的嘴唇。浅浅啜吸了一口,却有酒气,他喃喃不清的问,“唔……呃,这个有酒的味道……”


“尽情的吃大吉吧。”酒吞抚摸着茨木的犄角,在他耳边说道。


End.


开车待续.欢迎留言


晨起时曦光明艳,浅妃色点染东方一隅天空,朝霞漫漫,是義阳现世的序幕。却又似是不经意间,便拾起那一轮红日——曾经伫于其间的三足金乌,现今又在何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