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晨起时曦光明艳,浅妃色点染东方一隅天空,朝霞漫漫,是義阳现世的序幕。却又似是不经意间,便拾起那一轮红日——曾经伫于其间的三足金乌,现今又在何方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