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(同人文)

【酒茨】我喂你吃大吉达摩吧

新年祝愿酒茨大吉吧!内有大JB和脑洞慎入


【一】


“啊啦,新年快乐!”萤草提着灯笼鬼四处打转,还摸了摸它的头,红艳艳的火苗在灯笼舌头上跃动着。惠比寿老爷爷插着鲤鱼旗,一边念叨“年年有余”,檐角下的提灯小僧正踩在涂壁的头上,辛苦的挂好花灯。


而山兔早就穿上了新衣服,带着火色的魔蛙跳来跳去,座敷童子在厨间帮忙烧水,羹汤的香气从孟婆旁边的牙牙身上冒出来,一片喜悦的气氛萦绕在寮间。


只是在落尽枝叶的冬树下,独自坐着一只白发的大妖。


那是茨木童子,他的犄角从树后面探出头来,像雪地里突兀的长出了一支珊瑚。


并没有妖注意到这边,它们正忙着准备过年,热闹无比,不需要打御魂的日子毕竟是不多见的,哪怕能赖在被窝里也是很舒服的事。


其实,茨木童子早早的便醒了。他清楚的记得今日是新年第一天,所以换上了一套准备好的崭新铠甲。他素来注重仪表,现在也依然想以最好的面目出现在挚友面前。


但是今天阴阳寮里完全没有酒吞童子的身影。


他从树后伸出手,抓住了一只闻着饭菜香雀跃跑着,拼命摇动尾巴的白色小狗,“你……看见吾的挚友了吗?”


“唉?”小白被突然扯住尾巴,“……酒吞童子大人吗?他独自去打新年期间的副本啦!”


“是吗?”茨木童子喃喃自语一般,金色的眼瞳仿佛没有丝毫波动,他记得城外有一座红叶塔,据说能打到鬼女的新衣。


萤草帮妖刀姬治疗时对那些枫叶娃娃吐槽了无数遍,但是没人敢在酒吞面前抱怨,因为这个寮里酒吞是最早升六星的扛把子,和姑姑一起把小鬼们拉扯大。


而茨木童子,刚追随着挚友气息来到这里不到半个月,和寮里的众妖完全不熟悉,就连星级也只有酒吞的一半,而晴明也说过,他在结界里吃够经验之前,是不能进入御魂塔这样危险的地方的。


连一同上阵杀敌的机会也没有……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啊。


茨木童子很想去帮酒吞,但寮里的白达摩蛋已经很不够了,剩下的红达摩也填饱不了,就连狗粮也没有几只满级的。晴明忙着设置结界,保护过年期间不出乱子,和源博雅在平安京里四处补阴界缝隙,自然没有时间肝狗粮。


“吾友,想和你并肩作战啊。”


茨木童子站起身,脚上铜铃泠泠作响。他看见那些忙碌而欢喜的式神们,听见洋溢着欢乐的笑声,身影寥落,冬风卷起他空荡荡的一只袖子。


身后有谁在靠近,他倏然回过头,却是笑眯眯降落的姑获鸟。


“喂,一起过来吧,”她的金鸾鹤羽分外盛丽,比起那个尖锐的鸟嘴造型顺眼太多,对茨木童子笑起来也很温和,“你想等的人,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呢。”


【二】


硝烟弥漫,却是一蓬炸开的礼花,瞬间灰尘粉金裹挟而来。


浴血奋战的式神们面前是一只巨大的年兽,爪牙灿烂凶猛,一挠下来便是爆竹四溢。


而远处的楼阁上,烟烟罗和食发鬼正悠闲的俯视平安京人来人往。黑白童子相依相靠,享受难得的节庆时光。似乎也没人注意到,这边还有作乱的妖怪。


“啊……本大爷真是烦死了!”酒吞童子狂饮一口酒,瞬间补满自己的元气,操起鬼葫芦不停“呸、呸”,眼看着年兽被打的更加狂躁,爪子一掀,旁边的天邪鬼青瞬间只剩一丝血条。


“再忍忍,它的力气想必也没有剩下多少。

”旁边的一目连知道酒吞打的辛苦,赶紧往他身上贴了个符保护,靠着他的风神之佑,那几只白达摩和天邪才安然无恙,然而他攻击力实在有限,只能靠面前的鬼王了……


酒吞童子胸间恶气难平,为什么他辛辛苦苦才挤上的年兽车,却是捎带着天邪家族和达摩?!这些打年兽带狗粮的阴阳师,全部都应该滚回寮里!


当准备的灯笼挂稳,他看见旁边的天邪鬼青时,酒吞的脸色青了青,再看后面的白达摩,立刻又变得跟天邪鬼绿一样绿,阴阳师是脑子泡水了吗?


酒吞郁闷的再大饮了一口神酒,现在连个能奶一口的也没有,只能自己挤奶,勉强有个一目连在边上帮衬,而后面的傻达摩撞在年兽身上,不痛不痒,慢的教人烦闷不堪!


“这些符,本大爷不需要,”酒吞一把扯下来,“你,来打我两下。”


“什么?!”一目连惊呆了,他以为酒吞醉的不清,早说了开车不能喝酒,何况对面还有年兽,“让我动手吗?”


“废话!”酒吞想起某个听见打架便欣喜若狂的家伙,脸色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,指了指自己胸膛,“照着这里来!”


一目连这才明白他是想快速叠狂气,只得卷起一阵风拍了几下,“可以了吗?”


“嘁!”酒吞童子摇了摇鬼葫芦,不再说话,只是狂啸一声,顿时鬼气向对面的年兽飞速而去,如果是茨木童子,他的爪子一定会有更令他满意的力道。


年兽轰然一声,不支持倒下,旁边的达摩和天邪家族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,酒吞童子原地不动,掂了掂手心里的碎片,皱起了眉头,“才这么点?!”


一共四个奉为达摩碎片,两个大吉达摩碎片,他一把攥紧在手中,“该死的年兽,口袋里的老底越来越空。”


“没办法,这些阴阳师为了达摩,四处追打年兽,家里的式神都等着口粮呢。”一目连连忙安慰脸色难看的鬼王,“幸好这次有四个招福达摩,并不算空手而归……”


酒吞转头大踏步离开,他背着鬼葫芦,去找下一只年兽。


毕竟打年兽的式神太多,他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。


必须在天黑之前,尽力带更多达摩回去……


【三】


酒吞筋疲力尽的回到寮里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看见茨木在逼着源博雅唱和歌!


“喂,你到底在做甚么?!”酒吞怒吼一声,隔着几步,也能闻得见茨木身上的酒气,这才一天不见,这个家伙就这么让人不省心?


………


时间回到两个时辰之前。


新年筵席上冒着温暖的香气,腾腾的往两边贴,丰盛的菜肴虽然并不十足精致,但是碟盏充盈,摆满了用心的花色小点。


而叽叽喳喳的式神们在茨木童子走进来的一刹那,鸦雀无声。


毕竟他们都记得被地狱鬼爪一抓,全家升天的恐惧……


“茨木,来这边坐。”姑获鸟打破了诡异的沉默,而热心于团结大家的椒图也一起暖场,“是呢,以后都是伙伴,请多关照哦。”


茨木童子撩起衣角坐下,姿势很随意,式神们发现这个大妖怪居然没有一点架子,大家以往惧怕他那只鬼手和高大压人的气势,现在隔着同一张桌子,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吓人的地方,于是屋子里立刻又恢复了活泼的气息。


晴明咳了一声,祝祷新年,“今日需遂愿,无须羡他人。”他斟满一小杯酒,遥祝所有式神们,“诸位,可以开动了。”


山兔立刻蹦起来,拿着脆脆的天妇罗啃起来,而觉也用狼牙棒搅动豚骨面,萤草贴心的帮大家分配好芥末等蘸料,茨木童子也被姑获鸟夹了两个饭团。


真是难得一见。


自从不做人类以来,茨木童子久远的记忆也开始模糊,从未有过家人的感觉,所谓陪伴,也只是在遇上酒吞童子后,才明白其中滋味。


“怎么样,那边的妖怪,要来一点酒吗?”源博雅似乎看透了他在想什么,然而茨木对这种人类喝的酒不屑一顾,“哼,我只会和挚友对饮,对你们这些东西,我没兴趣。”


“还是这么嚣张啊,”源博雅挑衅的晃了晃酒壶,“喂,我说茨木童子,你的那个朋友,可是很会喝酒的,你不会是怕酒量太少,丢人现眼吧?”


“哼,自不量力!”茨木童子金眸里透出锐利的光,“要比酒量吗……你输定了!”


“好!谁要是输了,就得唱和歌来听听!”源博雅斟满了一大杯,满晃晃的递过来,琥珀色的酒液盛在玉色酒杯里,是樱花妖她们酿制的,“你敢一口喝下去吗?”


茨木童子一把抓过,潇洒的一饮而尽,翻过酒杯,示意一滴不剩,他抛过去,“喂,该你了!”


源博雅不甘示弱,自己也大口喝下,“接着来!”


晴明看着博雅放飞自我的表现,无奈的扶了扶额,这边又躲不开美丽的女性式神们,她们给他挟的菜已经堆满了碟子。说来这些菜蔬,是山童它们自己种的呢……


思绪纷乱了一阵,式神们已经兴高采烈的吃好,而茨木童子誓要捍卫挚友的名声和自己的酒量,只能和源博雅拼到底,面前空了的酒壶倒在地上,而对方一边喝着,一边透露了一丝赞许,“想不到你还挺有两下啊!”


“如果是我的挚友在,他能喝的比我更快!”茨木童子喝的是兴致高昂,夸起酒吞童子来也是滔滔不绝,“而且,他的神酒好喝之极,是这些酒远远不及的!”


源博雅听见他如此夸赞酒吞童子,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,喝着这里的酒,还想着别人葫芦里装着的!”


“说来我的挚友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茨木童子挠了挠白色长发,“喂,那边的阴阳师,你究竟让他去哪里了?


“那是酒吞童子自己的事,”源博雅立刻护着晴明,“说不定也是到哪里去喝酒,这个你也要怪其他人吗!”


这两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已经快喝光了筵席上所有的酒,连樱花妖私藏的都被他们找了出来,非要分一个高下不可。


茨木童子喝的眼前迷蒙,握着酒杯怔怔想着自己的心事,“挚友……”连有式神悄悄走到他身后都没有察觉,他已经趴到自己的手臂上暂时休息,而跳跳妹妹试着靠近他,摸了摸那头毛茸茸的白发,“哇唔!好舒服的手感!”


“再来一战!”茨木童子猛的抬起头,冲着对手大喊一声,把跳妹吓的躲的远远,又开始了一轮拼酒……


所以当酒吞回来时,看见的就是茨木抓着源博雅,“你已经输了,按照之前的约定,唱和歌吧!”而他自己也脚步踉跄,险些要扑倒在地,酒吞一个箭步上去捞起他来,眉头紧紧皱起,“你醉了?”


“没有啊……挚友,你终于回来了?”茨木扶着酒吞结实的手臂,眼神迷乱,“啊,我一直在等你,你感受到了吗?“


他太过激动,丝毫没有注意手里的酒杯,结果打翻在了酒吞的身上,打湿了一大片,迷糊之下赶紧去用鬼爪擦拭,却碰上了某个不可名状的部位。


“………”酒吞童子深深的无语,索性一把将茨木扛在肩上就要离开,而晴明叫住了他,神色严肃,“打年兽还顺利吗?”


“哼。”酒吞童子的火气又被点了起来,年兽掉落下来的碎片实在太少,奋战拼杀了几百只年兽,只凑出了五个白达摩和几十个红达摩,大吉达摩还差最后一个碎片……


而他辛苦一天,正是为了给肩上这个家伙,打多一点升级的狗粮而已。


“其实……”阴阳师笑的狡黠,从袖子里摸出纸笺,“我这里收到了寮办的贺年信,和一份贺礼。”


“贺礼?”酒吞童子看着平时小气至极的晴明拉出一个红色木箱,盖子被掀开,里面全是大吉达摩,足有二十个。


“你和茨木都是难得的强大式神,这些大吉达摩就给你们当新年礼物吧。”晴明搓了搓手,“你挑几个,剩下的给茨木,他新来,让着他一点,反正你快满级了……”


他手中的大吉达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吸进了酒葫芦里,头也不回的鬼王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,让茨木醒醒酒,顺便喂他吃点东西。


“挚友……放我下来。”茨木在他背上呼息出热气,白发垂下,扫在酒吞耳边,“我今天……酒量没有丢你的脸面,但是,我真想再和你一起饮酒,痛痛快快打一架啊。”


“闭嘴。”


酒吞扛着他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,砰的一声踢的门关上。


“起来,把这些大吉吃完吧。”酒吞抓起一只大吉达摩,放进他的手里,“快一点。”如果别的式神知道这些达摩的存在,恐怕会垂涎万分。


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茨木微微睁大了眼睛,他的眸光闪闪发亮,“啊,我一定会变得更强大,挚友!”


“别废话,”酒吞童子不耐烦,将那些瑟瑟发抖的达摩一个个打晕,“难道还要我喂你吃吗?”


“这……如果吾友一定要这样支配我,也不需要介意。”茨木童子闭上眼,可他的话听得酒吞童子心里一阵抓狂,这家伙难道完全不懂得,这种话的羞耻度吗?!


想到真的要拿着达摩往他嘴里塞,酒吞童子也心烦意乱,茨木还趴在身边,突然身上有个地方躁动不安,而被酒打翻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已经凉了。


房间里一时只能听见沉默和均匀的呼吸声。


“挚友,我没有吃过大吉达摩。”半醉的茨木撑起身来,表情认真的告诉他,“真是有先见之明,不愧能站在妖族顶点……”


酒吞扯下自己的裤子,淡淡的酒香飘起,他的声音突然一沉,带着说不出的幽深,“喂,你如果真的不懂,我可以让你学会自己吃。”


茨木还没有反应过来,头便被一把按在酒吞身下,似乎有挺起的热物,触碰到他柔软的嘴唇。浅浅啜吸了一口,却有酒气,他喃喃不清的问,“唔……呃,这个有酒的味道……”


“尽情的吃大吉吧。”酒吞抚摸着茨木的犄角,在他耳边说道。


End.


开车待续.欢迎留言



评论(3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