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一)有虐慎入


下饮黄泉,不复当初。

酒吞这才明白,原来他不断饮酒,从来不是为忘却,而是为永远记得。

「无人与吾把酒分,无人问吾酒可温」。

茨木童子啊,这一杯酒饮尽,你我终成陌路。


(一)

大江山的雪下了很久。

遍野白如浅玉,酒吞童子倚在树下,倒酒入喉,冷眼看着雪色。醉意已来,却未能忘形。

为什么那个聒噪的家伙,一直没有再回来……

或许,最后一片雪落地之时,茨木童子会出现在他眼前,一如既往搅扰他的酣醉。

酒吞终于沉沉睡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“言灵,守!”

晴明一声断喝,式神们紧张的严阵以待,这是最后关头,攻打阴界之门,比它们平时封印妖怪要难得多,只能集合所有力量,因为怪物是源源不断而来,稍有不慎,就会被拖入无底深渊。

座敷童子拍拍小袖子,以命燃火。其他式神屏气凝息,它们都在等着茨木童子出手。而随着那只巨大的地狱鬼手从怪物的身下猛然抓起,溅落撕裂般,溢力间暴伤无数!

茨木召唤出自己被砍的鬼手,这一招曾经令很多式神闻风丧胆,因此晴明特意将他唤来,他为了还找酒吞的人情,也就前来助一臂之力。

“就是现在!”

姑获鸟腰间的伞剑出鞘,大天狗羽翼轻扇,迅速的扫灭残血。

“诸位,辛苦了。”晴明用袖角擦过,他一路上不知贴了多少灭和生的符咒,手也酸痛无比。“嗯,很好,大家身上都没受伤………”

“啊,希望没有拖大家后腿呢。”萤草甜甜的笑了,突然扬起了脸,疑惑的回头,“茨木童子呢?”

“他刚刚还站在这里。”姑获鸟敏锐的扫视周围,但是没有一丝一毫茨木的影子。

“等等……他刚刚击杀的怪物里?”阴阳师晴明这才想起来,“有一个是独眼小僧?!”

“原来如此。独眼小僧会反弹所受伤害,而茨木的迁怒和攻击太过强大,连他自己也难以承受………”大天狗沉稳的声音传来,面前的式神们顿时不安起来,纷纷看向晴明。

“幸好这次是将大家的本体放在结界,只是以灵体作战。”晴明握紧了扇子,“诸位,先回去吧,如今只能找到鬼使黑和鬼使白,才能把茨木童子从冥界召回。”

“呐……茨木童子不会有事吧?”心地善良的萤草虽然第一次见这个大妖怪,但已经把他当作并肩作战的伙伴。

“当然不会。”晴明宽慰它们,其实自己心里也不是十分有把握,“我尽力一试。”

只是没有人想到,再次见到茨木童子,会是那样的景象。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

众式神合力将他救回寮里,发现他失去在人间的记忆,直到酒吞打上门来要人,他却已见之如陌路。


酒吞童子想让他恢复曾经的模样,而寮里的式神群起而护住茨木,先虐后……?


欢迎评论哦,喜欢可以助更,一定加油

评论(4)

热度(1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