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二)虐慎入


眼前是一片摇曳的火焰,花气如血,茨木童子从沉沉的黑暗中醒来。他站起身,原本并肩作战的式神们消失无踪,只有一条幽冷长路,四周弥漫着不见底的雾气。

那些火照是摇曳的血色之花,腥风穿过,无声无息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茨木童子回想起阴界之门那一战,只记得地狱鬼手明明将所有怪物杀灭,但是自己也随即失去了意识。

“挚友还在等我回去饮酒啊。”茨木童子这样想着,“……要快一点,离开这里。”举着手中的黑焰,照亮眼前盛开着彼岸花的路。

他看不见那些飘荡的孤魂野鬼,它们径直穿过他身边,而路的尽头,则是三途川。

那是阴沉暗涌的血黄色河流,而鲜红的三生石上刻着“早登彼岸”。三途川正是生界与死界的分界之处,如果灵魂无法渡过,将会沉沦在冰冷的河水里,挣扎无望,永世不得轮回。

茨木童子一心惦念着回去见酒吞童子,丝毫没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魂魄,也不知道来到了冥界。他想涉水而过,却是走向了一往无回之路。

“这里竟然……没有路了!”茨木童子站住脚步,路已经到头,从面前的崖角望下,三途川突然变得汹涌无比,仿佛充满着鬼怒神嚎,水浪拍打嘶叫,令人心颤。

“诶?这位大人留步,前面不可以继续走了哦。”说话的声音清脆,那是一个紫色和服的少女,她轻轻的拨着弦,发髻挽成可爱的模样,“停下来吧。”

“呵,你想阻拦我吗?”茨木童子发觉她坐在一个巨大的汤盆上,而汤盆裂开的嘴里伸出牙齿,这少女显然也不是人类!

茨木毫无犹豫的凝成一团黑焰,鬼爪伸开,扔向那只汤盆,突然它猛然跳开,“诶诶诶,你别对牙牙这样好吗?会吓到她的。”

“又不会伤害你的。”虽然汤盆又大又重,但孟婆躲开的动作很轻灵,“我在这里开了一家茶棚,要进来休息下吗?我会告诉你渡过这条河的方法哦。”

“嗯?”茨木童子的鬼爪缓缓收起,他也听过有些妖怪为了谋生,自己过起了像人类一样的生活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当然啦,过路的有很多妖怪和小鬼,我都帮助了它们呢。”孟婆殷勤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进来吧,三途川现在很不平静,站在那里也很危险。”

茨木童子盯着她,略微思索,他不会害怕这样的小妖怪,她不敢对他怎么样,现在……过河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孟婆的茶棚在望乡台上,这里是冥界脱胎换骨的地方,可以最后望一眼自己的故乡,和想等待的人。

但是茨木童子并没有回首,而孟婆搅拌着她那热腾腾的茶汤,汤色金黄透亮,这是用三途川的水熬制成的,一旦喝下,任何爱恨都会忘的干干净净。

无论是想念的人也好,痛恨的人也好,都会形同陌路。那些不想忘却的投生妖鬼,最终都会喝下孟婆汤。

“喂,你为什么会来这里?”茨木童子想到自己没由来的出现在此处,仍然有种虚幻之感。

“我也不记得啦。”孟婆小心的将药草撒进汤里,她打心眼里同情这个力量强大的妖怪。茨木童子和传说中并不一样,他有一对金色眼瞳,眼角微微上扬,那是和她的茶汤一样澄澈的颜色。

可是阎魔大人的命令,她也不敢违背,“很多东西,不记得比较开心。是吧?”

“……不记得?”茨木挑了挑眉,突然闻见了香气——那是彼岸花和药汤的作用,他开始慢慢的陷入眩晕之中。

“不,我记得。”

“最恨的事,是这只手腕被切下的恨意。”

“最难过的事,是挚友说我不能填满他的孤独。难道我就不能陪伴他吗?”

“那,最开心的事呢?”孟婆看着他缓缓端起药汤,送到嘴边,终于忍不住开口。“还是来喝点好喝的吧。”茶汤并不苦涩,那是名为忘却的味道。就让他最后一次回想起美好的记忆吧。

“那些事啊……”茨木童子的眼尾弯了起来,眼神透出亮色与向往,“当然是陪伴挚友。”

“和他在林中喝酒对饮,月色很好。”

他的记忆从未如此清晰过,酒吞童子仿佛就站在他的面前,背着酒葫芦,甚至还有酒香扑面而来。

“和他痛快的打了一架。我……败在他的手上。”

茨木童子回想着那酣畅淋漓的一战。

哪有人输了会开心的?孟婆瞪大了眼睛,但是她分明看着茨木童子嘴角有了淡淡的笑意。

“他对我说,喂,你也要来一杯吗。”

“我去过很多地方,为了找他啊。”

“我从未见过挚友这样强大又头脑冷静的人。我想要追随他……”

“第一次在大江山上相遇………”茨木童子已经陷入了回忆中,那是下着雪的时候。酒吞童子的头发像是雪在燃烧。

那时他的心也烧了起来。

烙印在灵魂里的印记。

“挚友他才是我唯一的朋友。”茨木童子喃喃自语,最后一句已经轻不可闻。

他的记忆越来越淡。倒退过那些时光,从最后一次见面,到最初的相遇。

统统忘记。

一点不剩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判官啊,事情已经办妥当了吗?”阎魔撑着手臂,舒适的卧在云上,俯视着万年冰山脸的判官。她的属下恭敬的回应,“嗯。茨木童子已经将孟婆汤喝下了。”

“哦,还真是想看到酒吞那个家伙的反应呢。”阎魔微微一笑,摆了摆手,“……你去监视阴阳师晴明他们,千万不要走漏消息。”

判官离开的身影消失,阎魔眼神顿时锐利如冰,“看来有趣的事,就要开始了呢……”
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
众式神合力将他救回寮里,发现他失去在人间的记忆,直到酒吞打上门来要人,他却已见之如陌路。
酒吞童子想让他恢复曾经的模样,而寮里的式神群起而护住茨木,先虐后……?
欢迎评论,看到可以助更~

评论(9)

热度(1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