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虐慎入)

本章开启虐酒吞……

他的一生都是恶战的梦,痛楚的梦,求而不得的梦。


皆是梦魇。

只有这一次,他终于可以安然而眠。


———题记


(三)寂寥雪

千辛万苦再次来到冥界后,阴阳师晴明做梦也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。

当鬼使黑、鬼使白带着式神们赶到时,却看到汤盆牙牙向他们跑来!而上面的孟婆一见到人,急的声音都抖抖的,看到山兔后更是“哇”的一声快哭了,“快救我,救救我呀!”

茶棚已经被炸毁,三途川的水浪汹涌翻动,一股强大的妖气扑面而来。

远处蹦跳着的身影“呵呵呵”的大笑,手中一个黑焰猛然在孟婆身边爆开,“和我一战吧!”茨木童子身影快如鬼魅,转眼一爪就要向牙牙抓下去!

“……这真是了不得的麻烦呢。”神乐扶额,召唤出唐伞,而晴明挡在众人面前,他大喝着茨木的名字,而白发大妖却只是歪头看着他,手中黑焰熄灭,“嗯……你认得我?我是何人?”

“什么嘛?!”神乐怔住了,“呐,晴明,他好像……也失忆了?”

“只能先带他回寮里,再找寻恢复之法。”阴阳师晴明紧握扇子,低低叹了一声,“此事因我而起,自当承担。”

“晴明你不用自责,”鬼使黑在一旁帮腔,“如果你再不把茨木童子带回,阎魔大人说不定会把他永远留在这里。”

茨木童子并不明白发生何事,只是看着阴阳师苦恼的模样,嘴角挑起了弧度。他醒来后头脑中就一片空白,但比任何时候都要自在,浑身充满了力量………




就这样,晴明的阴阳寮里又多了一个失忆的茨木童子。

式神们从惊讶到完全习惯只用了很短的时间。反正阴阳寮里并不介意多一个吃饭的家伙,只是苦了晴明,原本就不太宽裕,这下积攒的达摩们全部被掏了老底。

萤草细心的把茨木手上的伤治好了,他的鬼爪摊在面前时,也没有丝毫害怕,还用布帛打了个好看的结。而姑获鸟更加心疼失忆的茨木,像照顾初生孩童一样,教他适应这里的生活,用翅膀护卫他让不怀好意的小妖难以接近。

而神乐也开始带着茨木和八岐大蛇战斗,这让本来就流淌着嗜战之血的他兴奋不已,她把所有的疾风都加在茨木童子身上,让他能尽情的享受力量。

椒图还把大天狗翅膀上的羽毛,做成一个软和舒服的枕头给了茨木,毫不吝惜的用涓流分担走痛苦。雪女也默契的让出鬼火,自己团好雪球。

当然,茨木童子一拳下去,把妖怪们团灭的震慑,也让式神们安稳了很多,再也不用苦战的满身伤痕,阴阳寮外也清静不少。

在这里的日子很惬意,茨木童子的心并没有觉得缺少了什么。

他的一生都是恶战的梦,痛楚的梦,求而不得的梦。

皆是梦魇。


只有这一次,他终于可以有安心的睡颜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大江山的夜很静,鬼王也即将进入醉梦里。

漫天的星辰在酒吞的头顶,仿佛垂垂而落,那些妖族的干戈纷争离他很遥远。有很轻的脚步声,踩在雪地上。酒吞童子立刻半睁开眼睛,他沉着声音低斥道,“喂,你怎么又来烦本大爷了?!”

然而那只是一个探头探脑的狐狸,嗅着酒香而来,见他醒来,吓的一溜烟跑了。

酒吞心里烦闷,又抓着葫芦饮一大口,喝完酒,他却觉得山荒芜的很。他想到茨木临走时眼里的寥落,轻声告别,“挚友,我很快就回来,到时再陪你喝酒。”

那时他只是不耐烦的摆摆手,示意他快走。但是现在酒吞童子才发觉,已经过了那么久,茨木究竟去了哪里?

他没有其他的朋友,他也没有去过离自己太远的地方。那么……会不会是出事了?

“这个家伙!”酒吞想到一种可能,霍然站起,茨木童子喜欢与人战斗,而如果因此被人所伤的话……

他毫不犹豫的背起酒葫芦,沿着茨木淡而又淡的妖气而去。无论他走到哪里,酒吞都有自信能找到。“……就这一次,本大爷没多余时间找你。”

身后雪落无声。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酒吞来阴阳寮里找到茨木,与式神们大打出手。

酒吞想让他恢复曾经的模样,而他却已见之如陌路。酒吞只能………

欢迎评论,看到可以助更~

评论(12)

热度(1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