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玉寒笙

纵令然诺暂相许

【酒茨】无人再问酒可温(四)本章虐酒吞


受生贪爱,爱生执取,执取生有,有致生,生致死。

皆随善恶之行,如水随器。

———题记


(四)

冬雪压垂的枝头下,茨木童子已经穿上了新的衣服。盔甲上落了一点雪花,灿烂的凝成冰,衬得他的鬼爪都泛着金色。

这件新衣是在成衣铺订制的,姑获鸟拿着伞剑从阴阳师的铺下翻出了晴明偷偷藏的成衣券,然后叫来那些心灵手巧的式神,帮茨木童子连夜赶好了款式。

而他不知道的是,伤好之后,晴明和式神们商量怎么安置他,曾提议将他送到他所说的挚友身边,然而酒吞童子从未将住的地方告诉过茨木,又擅长隐藏气息,所以无法前往。

小白也补了一刀,“茨木童子大人的‘挚友’那么讨厌他,看到他失忆会更烦的吧?搞不好会丢掉的!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还是留在阴阳寮更为妥当。”阴阳师晴明下定了决心,于是茨木童子也得以有了自己居住的小院,以及这一棵美丽的樱花树,可以经常看雪。

茨木童子看着雪花,心绪无端很平静,只想到了一件事:雪如此洁白,是否是因为它也忘却了从前的事?

这时前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,然后是各种嘈杂的细碎声音,似乎还有一个陌生而低沉的男声夹杂其中,听不清楚。

是谁来了?

……………

那大闹阴阳寮的,正是酒吞童子。他掮着葫芦,浑身上下是浓郁的妖气,以及…杀气。

“本大爷再说最后一次。”酒吞童子的葫芦无情的张大了獠牙,而他的声音凛冽的像寒冬埋藏的酒,“……叫茨木童子出来。”

“哎呀,都说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呢。”椒图掩遮着口无辜的看着他,后面的萤草着急的直抖,要知道姑获鸟和山兔座敷她们早被晴明带出去,这时正和火麒麟打斗,谁知道鬼王却突然找上门来,这可怎么办?

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一片羽毛落下,大天狗羽翼扇动,优雅落地,而他手中的扇子轻轻握紧,诧异般询问,“……到访他人宅院,擅自闯入可不是应有之道啊。”

“你也要拦着我吗……不自量力。”酒吞童子的冷笑在嘴边一掠,拿起酒葫芦狂饮一口,突然掉转了方向,葫芦口直直冲向大天狗!

强烈的妖力灌注其中,一股极大的力量崩裂开院里的枯山,碎石遍地,大天狗闪过身,翩然扇动翅膀,将式神们护在身后。

见识到了酒吞童子的能为,大天狗神色自若,心里却凛然一惊,“这个家伙,强的可怕。”

看来只能与他一拼了。

眼见酒吞童子一步步走近,脚下的碎石碾成尘土,鬼王的妖气震来,胆小点的式神已经瑟瑟发抖,大天狗心一横,召唤出了狂风,“羽刃暴风!”

万千羽毛如同利刃,裹挟着风声袭向酒吞,酒吞童子狂啸一声,鬼葫芦口器大张,将那些利羽吞吃入腹,化为妖酒之力,他原本火红的长发如鬼手舞动,张牙触起,妖气暴涨!

千钧一发之际,却有一个身影疾速掠来,“敢伤害我的友人?!”茨木童子大喝一声,他的金色鬼爪中陡然生起一团黑焰,“……那就做好觉悟吧!”

那黑火就像焚身而来,把酒吞的眼神一时焚尽,“是你?”

火焰在他的脚边爆裂开,灼的鬼葫芦龇声嚎叫,但酒吞童子恍若未闻。一身金衣灿然的茨木看酒吞就像看见了敌人一般,他竟然挡在了大天狗身前!

对茨木童子来说,这完全陌生的妖气,激不起他丝毫涟漪,他只是挺直了身,逼视着对手。

“………”大天狗一向冷清的脸上,也出现了错愕的神情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这两个大妖之间,似乎是比想象中更麻烦的关系,而他正处在风暴的边缘。

“哼!”茨木童子看到对方没有继续出手,嘴角扬起,看来是被他的强大给镇住了吗?就这样也敢闯进阴阳寮!

“这家伙……”酒吞看向那双金色眸子的深处,那里没有了每次见他时的雀跃和惊喜,没有真挚的笑意,更没有发自内心的仰慕,只有一种看着陌生对手的提防和敌视。

而如今茨木童子保护的“友人”,已经不再是他口口声声的挚友!

“……急急如律令!”接到鸦天狗“飞狗传书”的晴明,带着姑获鸟赶了回来,正好看见满地碎石羽毛,茨木童子和鬼王酒吞对峙的一幕。

“竟然把孩子们伤成这样!看我天翔鹤斩!”姑获鸟不由分说,立即提着伞剑刺向这个不速之客,激烈的剑气从他背后扬起,酒吞一踉跄,却没有再看茨木,而是对着晴明和式神们怒吼,“你们对他做了什么?!”

“请勿误会,”晴明竭力想说明事态,然而面对怒气隐隐的鬼王,他发现自己的口才似乎根本派不上用场,“并非吾对茨木童子所为,事出偶然……”

“这种推托的话,真亏你也能说得出口啊。”酒吞童子气势仍然迫人,轻蔑的看着安倍晴明,“果然……你不是一个寻常人类,竟然将败德之事,做到这种程度!”

晴明一想到之前封印鬼女之事,只得长叹一声,这次茨木童子又出事,对鬼王打击想来可见,不由心下歉疚,将阴界之门之事和盘托出。

“……说来也是因吾而起,”晴明正色直言,“如你所见,茨木童子失去了记忆。但是他失忆缘由,尚待查明,我正托鬼使兄弟查看阴界,定能想出办法让他恢复。”

“哈?”酒吞童子像是听到了好笑的话,锐利的眼神仿佛把他盯穿,“那作为阴阳师的你,自己的失忆还没好,怎么敢说能治好这家伙啊?”

“喂,你别太过分!”源博雅忍无可忍,终于搭箭上弓,卫护在晴明身边,“明明分不清事实的人是你吧!”

“不管如何,茨木童子,本大爷要带走。”酒吞童子把葫芦扛起,话音掷地有声,然而式神们都紧紧靠在茨木身边,不肯挪动一步。

“如果……你不愿意和他离去,”大天狗低声说,“你决不必勉强自己。”地上羽毛还有很多,或许够做第二个枕头了。但为了阴阳寮的安宁,掉上一些也不算什么。

“如果他敢上前,我会让他好好体会这刚健之力!”茨木举了举自己的鬼爪,新做的衣服实在很适合他,凛凛生光。

而这样散发着自信的茨木童子,已经很久没有在酒吞面前出现过了。

晴明低低叹了一声,酒吞童子的狂气愈盛,恐怕在连番刺激下,他蓄积已久的愤怒,将到达顶点!

没有人知道完全发怒的鬼王是什么模样。

因为他们已经不在人世。

沉闷的饮酒声响起,而酒葫芦里吐出的,将是令那些式神粉碎的妖力!

晴明闭上了眼睛。

“禅心!”如月照般清朗的声音响起,青坊主手中的禅杖重重顿地,灵咒一念,“无明愚痴生行,行生识,识生名色,名色生六入。”“六入生触,触生受,受生贪爱,爱生执取,执取生有,有致生,生致死……”

缠绕在世人心间的贪、嗔、痴往往因此消散无踪,而鬼王酒吞也发现,他的狂气消弭殆尽,鬼葫芦张合几下,终于合拢。

“施主节哀,这里可没有你要找的茨木童子。”青坊主轻轻合十,庄重的开口。他平时极少动手,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,能洗涤鬼王狂气。

“没有吗?”酒吞童子不怒反笑,一头红发如火焰般夺目,指着茫然不知的茨木,“那这家伙是谁?”

茨木童子,即使化成灰,他也闻得出他身上的妖气。面前这个白发妖怪身上,是他熟悉的妖气,绝不会有错!

“命终身死,心识迁徙。接受新身后,五蕴的覆盖,见闻习惯各所不同,生死更迭,不得永住。”青坊主无悲无喜的话语在所有人耳边,“皆随善恶之行,如水随器。失去过往,此后便为新生。”

“新生吗……”鬼王想到茨木童子去了阴界之事,突然心里一震。一个死去活来的魂魄,只会记得生后之事,而此前种种,皆已如死!

所以……已经再也想不起来了吗……

“茨木童子,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。”

这句话如雷一般炸响在酒吞童子耳侧。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离开阴阳寮的,只是深深浅浅的走了很远。

眼前一片模糊,仿佛清晰的只有茨木童子的疏离。

那样的眼神,直直扎入肺腑。

“可恶……”酒吞童子的手紧紧抓着酒葫芦,这是他最后能依靠的了。只有自己的力量,才值得信任吗?!

晴明、青坊主,还有姑获鸟以及大天狗……那些式神们的影子在酒吞眼前回闪过,他们一定对茨木别有所图!

不行,他绝对不能,把茨木童子留给这些家伙!






【剧透走向】酒吞不放弃找寻茨木,于是再次闯入他住的地方。把茨木童子从床上拖起来,正要得手之际,却出现了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……

欢迎评论,看到可以助更~

评论(14)

热度(114)